›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8月02日

聽來的古龍 - 沈西城

夜半風雨亂人耳,好夢醒來難入眠,挑燈讀古龍,猶憶倪匡語:醉酒當歌,豪情勝概,倚馬千言,不費氣力……遂入神,天下真有這樣的豪俠?倪匡自嘆弗如。常思見古大俠,惜未如願,一生遺憾,重翻古龍作品,《多情劍客無情劍》、《流星蝴蝶劍》,悠然神往,又復神傷。老友薛興國說古龍有異於常人思維,專事「逆向」,《小李飛刀》憂鬱深沉,倘以為是在哀傷莫名中寫就,錯矣,原來那時古大俠正春風得意,名揚四海,版權賣給電影公司拍戲,簽名「古龍」二字,即進金三十萬台幣,那年代台灣人民人均收入每月八百,他老哥「古龍」兩字已抵人家二十多年收入,豈屬等閒!到寫《歡樂英雄》時,事業陷低谷,遂以《歡》書自勉。興國喟然道:「古龍一早看破人生!」確也!古龍說過:「我最紅火時,幾年賺了八千萬台幣!」名氣大,收入豐,花錢如流水,去世時,身無分文。
平生雖不曾見過古龍,可跟大俠亦有一段小小淵源,七九年進「無綫」當故事籌劃,第一項任務便是將《名劍風流》拍成劇集。老實說,《名》書在古龍眾多作品中,乃下乘之作,真不明白高層為何要選之來拍?拍《多情劍客無情劍》該多好,最後以演員配合不擦火花告終,但總算同古龍結了緣,美事一樁。近日遇前輩沈培文,原來係古龍舊識,告我古龍曾在香港「新法」書院讀書,是地道的「香港仔」,聞言有一點驕傲,新派武俠三大巨頭,金庸、梁羽生、古龍都是香港人,港人能不自豪?古龍初寫武俠小說時,走傳統路線,《大旗英雄傳》、《天穹神劍》,縱使出盡八寶,也未能賣,那時他常跟在臥龍生、諸葛青雲、高陽諸名家背後,當小師弟,陪喝陪吃。古龍善飲,高陽卻不喜與彼飲,說:「古龍不懂喝酒,他是倒酒下肚,暴殄天物。」
若是庸才,古龍一生便如此,他不服氣,鑽研鑽研,終有計較。古龍本身是淡江英專學生,英文精,愛讀外國小說,尤喜美國海明威。海明威筆法凝練簡潔,擅用短句,古龍見獵心喜,借來一用,成為「空前」古龍文體——「風,風吹,風又吹」,讀者着魔,作者陶醉。可只有筆法,焉能挑動讀者心弦,古龍又從日本推理小說取材,擇其詭異情節融入小說,開創陰森詭秘風格。讀古龍小說,我輒懷疑他受江戶川亂步、橫溝正史和柴田鍊三郎等人的影響,對與否?斯人已去,無從得知矣!一重又一重,懸疑復懸疑,是古龍自創新派武俠小說的特色,使彼成為繼金庸後武俠小說另一巨匠,七十年代,「金、古」並列。古龍很在意自己跟金庸的比較,詢諸倪匡,倪匡直性子,不虛飾,告以「不及」,古龍戚然。近日有人用同樣問題問我,我的答覆是「各有千秋,端看喜好。」不過,寫愛情,我偏古龍,筆下的愛情「入世」,不如金庸的「出世」,超凡脫俗,世間罕有。古龍一生對女人好,重情有義,邵氏女星孫嘉琳回台央古龍讓她當女主角,古龍二話不說,八〇年耗盡版稅,拍了兩部武俠電影《楚留香傳奇》和《楚留香與胡鐵花》力捧,結果是自編自導自看,只差自殺,欠下一屁股債,仍無半句怨言。
三十年前的八五年,古龍去世,逝前十天,興國在他家喝酒,醫生告戒他萬不能喝酒,興國勸阻,古龍道:「醫生叫我不要喝XO,我們喝氈酒好了!」你一杯,我一杯,一瓶氈酒呷光。那夜,古龍用毛筆寫了不少字條,都是同樣四個大字——「握緊刀鋒」。興國說「古龍早已抱一死的決心!」如果留戀塵世,豈會棄醫生之言於不顧?十日後,古龍去世,倪匡、王羽一眾好友以四十七枝XO陪葬,王羽怕有人盜墓,提議圍在古龍靈柩前痛飲,喝呀喝呀,怪事發生了,古龍居然七孔流出淡紅液體,人死靈猶在,此豈非衛斯理科幻傳奇?古大俠以四十七歲之齡去世,逝前有紅顏知己于秀玲侍伴病榻,大俠有義,紅粉有情。古龍一生,無憾!

沈西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