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1月03日

驃叔、雷神,馬場真英雄! - 沈西城

佳節來臨,普天同慶,若能贏馬,聖誕快樂。賭馬五十年,輸多贏少,早成定例,可賭馬是否必輸?那又不一定,稍贏非難,小賭怡情。七十年代,常隨葉大衛買馬,人面闊,線路廣,跟練馬師杜華乃八拜之交,由是所供貼士,不百發百中,也應百發八十中吧!唉!事與願違,近乎百發百不中,其轄下兩大主力騎師:薛卓時、甘保頓,逢熱必倒,遇冷不爆,勝出率低,葉大衛跟我輸到「牙痛咁聲」,不僅「入肉」,幾乎「淘空」。忍不住責問二君,則回以英語:「Next time!」下次復下次,下次何其多!我從中得教訓,馬場乃鱷魚潭,噬人不見血,自此疏遠,嗣後買馬,只靠自己來打拼,因而到現在還能稍事殘喘,而老友大衛亦早歸道山,在天堂跑馬矣!
薛、甘兩騎師固不可靠,練馬師何嘗不然,有兩位退休練馬師,最喜打誑,問貼士,若只敷衍,算你交運,要命是放山埃,報界老闆有馬在其一練馬師馬房,賽馬當日致電問貼士,曰「行者」必輸,「不行者」多爆出。某日老闆有一匹馬出賽,大冷門,賠率四十倍,練馬師挺胸道「唔使睇!」結果如何?配紅牌生順利勝出,老闆氣度恢宏,一笑了事。另一位練馬師,更陰鷙,隔夜接受電視台訪問,指定第五班廄下一馬絕無機會,咬牙切齒道:「我擔保跑唔到!」結果呢?不用我說了吧!那年代,馬場是險詐之徒的世界,大鱷吞小鱷,小鱷吃肥肉(馬主),何成世界?因而得悟:「買馬靠自己,輸贏也開心」。
前一段日子,寫過一篇〈兩大騎師晚景淒清〉,述及戴萊策「銀星一號」墮馬身亡,老前輩來信指點「戴萊墮馬乃上天註定的事,那日賽事,戴萊騎了幾場後覺不適欲退下火線,『銀星一號』轉聘浩德代策,豈料歇了一場又覺無事,取回自騎,遂出事,因之有禍逃不過,命中註定。」老前輩對之極矣,不過若是浩德騎,又未必會出事,對不?有關「銀星一號」這匹馬,我又想起另一個故事,馬王驃生前常說此駒雙眼翻白,乃正宗「衰馬」,呼籲騎師不可騎,熊良錫問原因,驃叔回答「大凡馬雙眼翻白,代表心術不正,常度計害人。」當年人們對馬匹認識不多,不放心上,戴萊出了事,這才恍然——「驃叔!好嘢!」事實上,「銀星一號」摔下戴萊前,已在晨操踢傷畢奇致殘,一匹如斯兇惡的馬,宜乎出賽否?當年馬場袞袞諸公,豈可卸責!可幸「銀星一號」後,再無惡馬出現,偶有馬咬人,小事矣!轉眼,驃叔去世已近十年,墓已拱,聲名不沉,我輩馬迷仍緬懷不已。
五十載賽馬,看過不少名騎師來港策騎,深印象者,離不開柏葛、魏德禮、繆沙和高梵,四位騎師,各有絕活,柏葛擅鬥後勁,魏德禮雪花蓋頂,繆沙側身推騎,高梵腰如彈簧,說是頂尖騎師,實至名歸。近年來港騎師,出色當行者,寥寥可數,戴圖理、蘇銘倫、莫雅已係高手,在我看來,仍不及前輩。八十年代有「馬場警察」雷誠,狠則狠矣,騎技未夠全面,今日正當騎師水平陷入低潮之時,來了一個莫雷拉,咱們馬迷有如撥雲霓見青天,有了扶手棍,以之作膽,「白果」難吃。人人都說莫雷拉是「神級」騎師,究竟神在哪兒?馬迷答案各自不同,概括言之不離鬥志好、交得準、走位靈活、轉鞭迅速、擅鬥後勁……這當然是優點,卻不是神技,我非騎師,也不擅騎,看到的雷神絕活,是「轉位」,每在群馬圍困中,瞄準空位,手上陰勁一甩,馬匹即能揳入,這門功夫似易實難,電光石火間,推馬竄上,一個不小心,就會人仰馬翻,「唔死一身潺」。有人說潘頓、柏寶也會轉,可要雙手分韁,這就慢了零點零一秒,在講究速度的運動上,這零點零一秒,足能判勝。雷神之神,神在轉位快速,這絕技,別人學不了!驃叔大義凜然,雷神群奸辟易,誠馬場真英雄也!

沈西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