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14日

相思相望情無極 - 沈西城

Twitter@marutaro2000圖片(互聯網)

一六年十二月下旬某日,妻子匆匆自外歸、劈頭一句便是「我想養狗」。沒聽錯吧,愛潔成癖,狗來便髒,家居難休停。妻一本正經地道:「真的,我想收留牠!」問明原委,方知她七哥豢養的柴犬被遺棄了,如果沒人接養,便送漁農處,一個星期內沒收領人,狗會遭人道毀滅,妻生惻隱心,怕我反對,提議我去看看。也罷,看看無妨。到了岳母家,看到牠,一隻小柴犬,棕色,長嘴巴,瘦得皮包骨,明顯營養不良,我有點兒倒胃口。 妻不滿地說:「這要怪七哥,給牠吃不飽,還將牠鎖在床上不讓落地。」七哥養狗有段時日了吧?狗兒不沾地,還能走動嗎?小狗看到我,汪汪幾聲叫,不住在客廳打圈、翻滾,看來腿還健。趨近去看,小狗立馬後退,蜷縮牆角,雙眼定定地朝我瞧,滿臉警戒。「牠呀,怕陌生哩!」妻從旁解釋,一招手,兩步併一步,撲進懷中。妻伸手摸摸牠的脖子,柔聲說:「乖乖,別怕,媽媽在呢!」咋搞的、去留還未定呀!已認作兒子了。小狗仍然朝我望。「叫爸爸!」妻子慫恿着。聽了滿身疙瘩,人怎的當了狗爸爸?還未回過神來,耳畔已聽得兩聲汪汪,妻興奮喊:「哈哈,他叫你了,叫你了!」躍下來,前足直伸,趴在地上,尾巴不住搖,向我伸出友誼之尾。事到如此,開弓已無回頭箭,兩口子抱着小狗回家去。
家添小成員,天氣冷,首要之事得為牠安個窩,妻把自己的舊棉衣撕開,挖出棉花鋪上膠墊,另添小被子一張;跟着起名字,以前養過一隻巴西龜,叫囝囝,年老去世,殯葬海邊,妻未忘情,小狗亦名囝囝;第三件是大事,添備狗糧。狗是東洋客,應吃日本貨,在專門店購買,價比超市貴,妻甘之如飴。初到貴境,囝囝有點兒不慣,尾巴垂,頭兒耷,巡遊客廳,東嗅西抓,嘴裏洩出嗚嗚哀鳴。俟中夜,昂首向天,對住窗,發出狼嘷,至為淒厲。妻急急把牠抱起,邊安撫,邊責罵:「囝囝不要叫,隔壁叔叔會趕你出去。」屋邨禁養狗,瞞得一時即一時,西洋鏡拆穿,立馬滾蛋。第二天早上,我如常在梳化上一坐,看電視新聞,噠的一聲,還未顧得看,囝囝已竄上來跟我並坐。我看着牠,牠看着我。「滾開!」我大聲咆哮,囝囝不動如山,我火了,用手去推。小傢伙一個栗縮,回身張口咬。唷唷!手背溢血,痛徹心脾。我青筋脹,氣罵:「快趕牠走,好狗不咬人。」妻打睡房中奔出來,一把抱起囝囝嚷:「囝囝別怕,爸爸脾氣壞!」天啊!老公被狗咬,老婆片言安慰全無,反倒維護起小狗來,我顏面何存?往後的日子,妻全力照顧囝囝,噓寒問暖,裁剪狗衣,雇馴狗師培訓……花費不少,怕我肉刺,盡傾私囊。囝囝感恩圖報,主僕分明。我在書房伏案,牠緊守門外,任憑如何招應,就是不理不睬,一步不進;到妻為我謄稿,眼烏子一霎,囝囝早已溜進書房,趴在妻的腳下,盡現溫柔。不甘心,「嗨──」地一聲長叫,要牠出來,不為所動,再呼,索性來個風車轉,以背向我,親疏有別唄!一年後,妻病重,再無餘力照料。除夕𤏸昏,北風號叫,囝囝被送走,死命地趴在地上不肯走動,頻頻回頭朝睡房看,不停哀鳴,彷彿想要妻再叫喚牠一聲,牠不知道深愛牠的媽媽已無言語能力。此刻,囝囝移居灣畔,妻長眠聖十字架墳場,兩地睽違,不能相見。中秋過後,薄霧花光,輕雲月色,相思相望情無極。於妻,於囝囝,我亦然。
(附記:范冰冰逃稅二億,罰款十億。劉曉慶同一罪,漏稅千餘萬,判囚入獄,相差之大,一至於斯?或曰:「此一時,彼一時也!」若然,我無語。)

沈西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