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21日

年少輕狂迷艷舞 - 沈西城

《虎將艷娘》海報(互聯網)

年少輕狂,我亦難免,自十六歲始,舞榭歌台,醉生夢死,橫亙半世紀。二零零八年起,應友之邀,在《新報》撰述《香江風月》,連載經年,得九十萬字,其中八萬已付梓,成書《風月留痕》,後又易名《香港歡場辛酸史》,銷路尚可,惟餘下之八十二萬字仍束高閣,天日不見。友人慫我擷取原文部分,編成續集以饗讀者。本意甚佳,行之不易。十年前的文字,今番重讀,沙石累累,詰屈聱牙,不堪卒讀,非經修削,難入法眼。可這一來,工夫就得花費不少,年已邁,氣早衰,廉頗老矣,無能為力。存世一冊《風月留痕》,知音不少,已感滿足,人皆有欲,不能逾矩,是為中庸。常言道「得些好意須回手」,我最服膺。朋友飯局閒聊,每及風月,有寧波老大說滬上有定公、金公二家,香江昔日亦有澧記,今無承繼者,至為可惜,閣下既有八十萬字文稿,竟然敝帚自珍,是啥個道理?阿拉定要弄明白。前輩獅吼,小子何敢言,可我心衰精竭,實無餘力矣。若折衷而為,採截部分改寫,雞零狗屑,酒後茶餘,聊備清談,當樂為之。

日昨與諸友說起六七十年代意大利喜劇電影,話題不離憨漢蘭杜布山卡與艷星愛雲芬芝,逸興遄飛,唾沫吐地,黃昏至,猶不知。蘭杜布山卡濃眉聳鼻,瞪眼如銅鈴,貌甚誇張,觀眾喜歡他。愛雲芬芝頎身玉立,皓齒明眸,異常妖冶,雖粗服亂頭,自有一顧傾城之致,半點不遜於夢露。兩人心相繫,一齣《嬌嬌女》,男的氣暗眼瞪,好似牛吼柳影,女的言嬌語澀,渾如鶯囀花間,你挑我逗,各擅勝場,正是樂而不淫,吾等盡入彀。六十年代初我還是中學生,零花錢不多,只能光顧公餘場,人細鬼大,專挑艷情片觀賞。有一部羅馬宮闈電影,接連看了三次不厭,電影水準高耶?非已,只緣內裏有羅馬兵追逐宮女,褫去宮袍鏡頭,乃香港電影史上第一趟露點,豈能不趨之若鶩?還有一部白蓮達李參演的《虎將艷娘》,海盜首領撕去白蓮達上衣,抖露胸脯,三秒不到,已足擾心。艷情電影賣座,院商乘時放映《世界夜生活》、《歐洲夜生活》,名為紀錄各地風俗,羊頭狗肉,重在推銷春意滿溢的脫衣舞。其後靈機一觸,變本加厲,索性推出隨片登台雙料娛樂──電影加艷舞,僅略加票價(四元至五无)。千萬別以為是城寨艷舞,粗陋不文,害人雙目。院商真肯下本,登場者全是西洋妞兒,金髮垂肩,蛇腰鳧臀,振人心弦。看過其中一場,時逾半世紀,依然歷歷在目。幕幔拉開,洋妞躍出,全身雪白,致致光瑩,盤旋舞台,紅唇烈焰,粲齒一笑,目若流星,顧盼煒如。未幾燈滅又亮,復登臺,側卧繡榻,自斟自酌,忽地一陣敲門聲,洋妞翻身而起,看得我大氣不敢抖,原來女郎身上無寸縷,豐隆之點,僅貼金葉,而墳起窪溝,隱隱映現。音樂響起如雷鼓聲,間以狂野呼號。全場觀眾情緒高漲,有人狂呼「甩了它,甩了它!」洋妞嫵媚一笑,搖螓首,擺纖手,扭蛇腰,踏碎步,重回榻上,復籠衾中,只露半腿,十枚玉趾騰空相互交叉搓捏,呻吟聲由濃至弱,至寂……燈暗幕落,伊人蹤影渺。台下掌聲中夾雜嘆息,唷!男人的靈魂兒還沒回來哪!前輩朱子家曾言──「第一流艷舞,重在露與未露之間,影影綽綽,這才能扣人心弦,血脈賁張哩!」賞舞心得,後進宜緊記。隨片登台鬧了一陣,不久星沉影寂,代之而起的是聯誼會真人艷舞,更奔放、更誘惑,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沈西城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