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6月17日

抗戰史鉤沉

10,761
《偽裝者》截圖

眾所周知,八年抗戰期間中國軍隊仍一律統稱國民革命軍,全體聽命於以蔣介石為委員長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指揮之下,無論原本的嫡系(以黃埔軍校師生為骨幹從廣州誓師北伐的中央軍)或非中央軍(北伐中收編的軍閥及其他武裝、又被稱「雜牌軍」),都是如此,唯一例外是原本的中共武裝,即1936年「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第二次國共合作」收編的共軍,其中又分為兩股:原本在江南活動的被收編為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長征」到達陝北的則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後又改編為第十八集團軍(仍簡稱八路軍),這兩股中共武裝雖然被授予國民革命軍番號又頭戴青天白日帽徽,卻只聽命於在政府軍事建構中沒有職銜的中共最高領袖、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而毛給這些共黨武裝的指示是「不受國民黨的限制,超越國民黨所能允許的範圍,不要別人委任,不靠上級發餉,獨立自主地放手地擴大軍隊,堅決地建立根據地」(根據「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檔案館」資料),故此無論八路軍或新四軍都是不受節制、不聽政府號令、根據中共中央指示自行發展、擴張與運動的。
抗戰期間國共衝突摩擦不下三百餘起,較為人知與重大的莫過於1940年末到1941年初接連而生的黃橋事變與皖南事變,前者國軍損兵折將萬餘人,死者不乏台兒莊大捷及徐州會戰的抗日英雄,後者中共被殲滅九千之眾,新四軍被取消番號,國共糾紛的是非曲直,到今天一直眾說紛紜。
不過,八年抗戰中,上述國府領導的國民革命軍主體肩負對日作戰的主要戰場,投入逾六百萬兵力,超過二百位將領為國捐軀,前線陣亡軍士百萬以上,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蔣介石又兼任盟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繼續領導全國軍民抗日到最後勝利,則乃公認的事實。
第九十八軍軍長武士敏是上述抗戰中殉國的國軍將領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武將軍犧牲後,中共機關報《新華日報》立刻發表了專題社論和悼念文章,據云當時中共高層齊聲「深情悼念」,八路軍左權將軍更「含淚」書輓聯曰:
「盡忠于民族國家努力求團結進步磊落奇才一世如君有幾;
堅持在敵後抗戰英勇至殺身成仁感懷將略數年知己情深。」
中共大員劉伯承、鄧小平領導的「晉冀魯豫邊區黨政軍機關」更追認武士敏將軍為革命烈士,更建議把將軍的犧牲地沁水縣命名士敏縣。
到了2014年9月,中共又把武士敏將軍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還有不能不說的,是據中共宣傳武士敏一直反對國民黨打擊共軍,雖然根據紀錄,武將軍在1935年卻因剿匪有功晉升少將。
無論如何,中共對武士敏的重視與尊敬,在已逝世的國軍將領中,應該說非常少有。
近年抗日神劇興,據云武士敏也是原型之一。
關於武士敏的生平,現在留下的不多,只知道將軍生於1892年,字勉之,河北懷安人,年青時是個有勇有謀的熱血革命青年,學生時期已加入同盟會,袁世凱復辟後又參加討袁,曾受靖國軍委托到廣東謁見孫文,深受中山先生嘉許。
據說武將軍戎馬一生,淡泊名利,自律甚嚴,家財散盡資助軍隊,深受下屬愛戴,軍中稱「武先生有四件寶」,原來不過是墨水筆、毛毯、自動錶,帶一件破皮襖。
武將軍與所率九十八軍於1941年9月29日在山西泌水之所以全軍盡墨,寧死不降而壯烈犧牲,原來是因為較早前的同年5月參與中條山戰役,國軍二十多萬給日軍擊潰,殘部撤出,獨九十八軍留守敵後牽制,更曾偷襲成功,日軍屢次勸降不果,終於改轅易轍,集中優勢兵力,陸空夾擊,九十八軍寡不敵眾,將軍最後殺身成仁。
奇怪的是,處同一戰區近在咫尺的八路軍,面對日軍猛攻卻絲毫無損,大陸方面資料說是因為八路軍早「已察覺日軍企圖,施展巧妙的游擊戰術,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云云,其神仙法術,相信當年的諸葛亮八陣圖也難望其背項也。
若要認真評估1941年中旬後中共與日關係微妙變化及其抗日決心,還得考慮當年一件國際大事:
當時歐洲戰事越演越烈,中共老大哥蘇聯為免兩面受敵(雖然不久之後仍在6月的巴巴羅剎行動中被納粹德國打個攻其無備),主動與日和解,外長莫洛托夫於4月13日與日外相松岡洋右在莫斯科簽署《蘇日中立條約》,根據條約內容,締約一方若與第三者交戰,另一方應保持中立,另外蘇方更承認滿洲國,即九一八事變被日奪去的東三省是也!
正如上述,共軍有國民革命軍之名卻無其實,不服國府指揮卻聽共產國際號令,而莫斯科與東京如今卻又化敵為友……
最後,不妨參考臺北黎明文化事業1978年出版的《國民革命戰史》第三部《抗日禦侮》的第八章野戰戰略第779頁,裏面有這樣的記載:
「日軍集結優勢兵團攻擊泌東國軍之武士敏軍,此時盤據泌水以西地區之第十八集團軍部隊更乘虛向其襲擊,該軍陷於兩面受敵,終至蒙受重大損失,軍長武士敏中將自戕殉國。」
好像有人講過:「歷史裏除了名字,其餘都是假的。」
孰真孰假,真相可能永難知曉,不過歷史是弔詭的,上述「含淚」書輓聯的左權將軍,不久之後的1942年5月在山西十字嶺被砲彈擊中喪命,據說成為了中共將領抗戰戰場上唯一的陣亡者。

潘東凱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