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10日

今時今日的真心深藍香港人 - 王偉雄

最近我經常想到這個問題:我們應該如何理解今時今日的真心深藍香港人?

讓我開宗明義說清楚:我不是要一竹篙打盡一船藍絲。藍絲並非只有一種,就是淺藍與深藍已有很大分別,而淺藍絲又不盡相同。有些淺藍絲具學識兼講道理,而且保持開放態度;這種藍絲,我能理解,甚至接受他們的一些論點(例如他們批評不少黃絲完全忽視抗爭者也有暴力行為),亦希望能改變他們的看法。我這篇文章談的,限於真心深藍香港人。

我說的「真心深藍香港人」(以下簡稱「深藍絲」),並不包括那些只是為權為利而滿口藍絲語言的人(例如一些建制派政客和商界人士),因為他們的藍,很可能不是真心的;而我心目中的「香港人」,是關心香港、對香港有歸屬感和認同感的香港市民(這樣運用「香港人」一詞,帶有價值判斷,如果你不贊同,就當是我的個人用法好了,這不會影響下文的論點)。至於「深藍」,我的標準是,只要你撫心自問而接受以下至少一項,你就是真心深藍:

1. 支持特首林鄭月娥,她雖然難免有小錯,但整體表現算好(甚至值得稱讚)。

2. 香港警察在應付抗爭者時一直秉公執法,維持治安,沒有使用過分武力。

3. 抗爭者大多是暴徒,主動襲擊警察,甚至投擲汽油彈,目的是搞亂香港。

4. 抗爭者大多是受人──包括外國勢力──煽動、利用或收買。

5. 香港今日的亂局,完全是抗爭者造成,只要他們收手,香港便可以回復正常。

由於這五項互有關聯,深藍絲極少只接受其中一項,而有不少是五項全都接受。

本文題目中的「今時今日」四字也很重要,而我指的是兩件事發生之後:一是7月14日警察衝入沙田新城市廣場追打抗爭者,另一是7月21日白衣兇徒在元朗西鐵站襲擊市民。尤其是後者,數以百計兇徒(至少有部份是黑社會)見人就打,無法無天;警察卻千呼萬喚始出來,來到後還放軟手腳,任由兇徒四散。元朗襲擊事件可以說是分水嶺,大是大非也。這兩件事完全暴露了林鄭政府之無能,暴露了香港警察之濫用武力,暴露了警黑勾結。1、2和5可以休矣。

抗爭運動發展至今,已有大量視像資料任君參考,雖然我們見到一些抗爭者有暴力行為,但很明顯並沒有證據支持3和4。此外,抗爭運動得到香港社會各階層及各界別的支持,包括很多公務員、醫護人員、教育界、金融界、法律界、學者和公共知識分子等等,再加上8月5日的全港三罷有那麼多香港市民支持,這令3和4更站不住腳──除非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些支持抗爭者的各階層各界別人士都想搞亂香港,或者大多是受人煽動、利用或收買,或者大多是愚昧之輩。

談到愚昧,也許有人會說,今時今日的深藍絲仍然接受1-5,是因為他們愚蠢(愚)和/或無知(昧)。我認為這個解釋是過分簡單了。深藍絲對有關事實視而不見或見而曲解,已是一種執迷,執迷自然不悟,而執迷之人很多都不是愚昧的──聰明和有學識的人也會執迷。問題是,他們執迷於甚麼?

我反覆思索,深藍絲也不是一式一樣的,有沒有甚麼是他們共同執迷的呢?我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深藍絲執迷於一個「正常」的香港,或更準確地說,執迷於他們心目中正常的香港。這個「正常」的香港,一國兩制,安定繁榮,大多數香港市民過着自由而太平的日子,受法律保障,政府有效率,警察盡忠職守,馬照跑,舞照跳。任何人試圖破壞這樣的「正常」,都是大錯特錯的。

奈何這個「正常」的香港只是假象,政府對遊行示威(與持續的抗爭運動)的反應和處理手法,以及警察的行為,都在在暴露了「一國兩制」下的種種不正常。然而,由於「正常」這個假象對於深藍絲至為重要,是他們在香港生活的精神支柱,因而極難放棄;要維持這個假象不易,唯有用其他的假象或幻覺來鞏固它。1-5就是很有用的假象。用假象鞏固假象,那就成為一個假象的系統;一旦成為自足的系統,就像陰謀論和邪教(Cults)教義一樣,能自圓其說,信者信心十足,自然心安理得,甚至義正詞嚴了。

(隔星期六刊登)

王偉雄
電郵 :
waihung26@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