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2月14日

易得的快樂 - 王偉雄

互聯網

上星期在科學哲學(philosophy of science)課堂上,因為某個例子的引申討論,我問了學生一個稱得上是思想實驗的問題:「假如科學家研製出一種藥丸,每天只要吃一粒,身體便得到所需的一切營養,而且人不會感到飢餓;還有,實驗證明此藥全無副作用。你願意以吃藥丸取代進食嗎?我說的不是偶爾太忙,沒時間吃東西時用藥丸代替,否則問題很容易回答;我的意思是以後只吃藥丸,不進餐。」有一機靈的學生立即問:「那藥丸味道如何?」我答曰:「就和一般藥丸差不多,總之一定不會令你覺得好味道。」另一更機靈的學生接着問:「藥丸是不是比食物便宜很多?」我說:「這個問題要你們考慮的,只是進食時所得的滿足和吃藥丸的方便及省時,然後兩者擇其一;因此,就假定藥丸與食物所費差不多吧。」

我估計只有少數學生願意放棄食物,誰知全班二十多人,竟有一半以上寧願要藥丸的方便及省時!我問他們是認真的還是隨便回答,他們都說是認真的(而我也想不到他們有甚麼說假話的動機);然後我問這些願意放棄食物的學生省下的時間會用來做甚麼,他們大多一時答不出,答得出的也不過是說「做更重要的事」或「多些時間總是好的」等籠統的話。我相信這些學生並沒有那麼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省下的時間很可能大多浪費掉;他們那麼輕易決定放棄食物,我猜想有兩個原因:一、對他們來說,食物很容易得到;二、他們不特別享受食物,進食主要是身體的需要。

假如我問的是香港學生,他們會不會同樣是超過一半選擇吃藥丸?也許香港的食物種類之多遠超美國的,香港人較容易有享受美味(但不一定昂貴)食物的經驗,因此上述的原因二並不適用。可是,還有原因一 ──容易得到的東西便不珍惜,這是一般人都有的心理。一個人如果不但容易得到食物,而且容易得到美味的食物,說不定連美食也不珍惜哩!

在富裕地區生活的人,從食物所得的滿足,堪稱一種「易得的快樂」。這裏說的「快樂」,只是「開心」之意,可以是很短暫的滿足,例如聽到一個笑話或吃一頓好飯的開心,不像英文"happiness"用來指幸福,更沒有源自希臘文的"eudaimonia"那「活得豐盛」的沉重意思。事實上,如果有的只是一些易得的快樂,那並不足以構成幸福或豐盛的人生;然而,幸福或豐盛的人生在正常情況下會包括一些易得的快樂──一生幸福卻從沒吃過一頓美味的晚餐或聽過一個好笑的笑話,那是很難想像的。

易得的快樂,如果由於易得,便不珍惜,而平白錯過了不少快樂的時刻,那是十分可惜的。幸福和豐盛的人生難得,假如得不到,卻連易得的快樂也隨便放過,那豈不是活得太苦,而且笨?所以我是不會選擇吃藥丸而放棄進食的,不但如此,我還不時自己製造易得的快樂。

今天午餐時便炮製了一次易得的快樂。教學完畢,回到家裏,飢腸轆轆。在冰箱取出一包急凍青口(不連殼的),解凍,洗淨,瀝乾水;起鑊,下點牛油,爆香青口,然後下四湯碗的水、三片薑、少許胡椒粉,中火煮二十分鐘,湯成淺白色,水已收至兩湯碗半(如湯水超過兩碗半,便加大爐火收水);下適量的鹽和一丁點兒白糖,然後加一碗冷飯於湯中,煮五分鐘;切蔥粒,將湯飯連青口倒入吃麵用的大湯碗,灑上蔥粒,一碗青口湯飯即成。趁熱吃,鮮甜可口,吃得很滿足。

弄這碗青口湯飯,前後三十五分鐘,但煮湯那二十分鐘我在看書,所以其實不過是花了十五分鐘。要我用吃藥丸來代替享受這碗簡單而美味的湯飯?Thanks, but no thanks.當然,吃完湯飯我不是等待下一次易得的快樂,因為耶穌說得對:「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當然也不是單靠聽笑話)於是吃完湯飯我繼續看書,然後寫文章,備課,和做其他令我人生較有機會變得豐盛的事。

(隔星期六刊登)

王偉雄
電郵 :
waihung26@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