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31日

金童曾經負玉女 - 王鶴

蔣坦所撰《秋燈瑣記》裏的秋芙,和沈復《浮生六記》裏的陳芸,被林語堂稱為古代中國最可愛的兩位女子。
蔣坦與秋芙青梅竹馬。道光七年(1827年)春節,秋芙隨父母走親戚,去蔣家賀歲。兩個孩子堂前相見,女孩一襲葵綠衣衫,男孩着銀紅繡袍,並肩而立。一位長輩忍不住對蔣父說:這儼然是一對佳人啊。
很快,家長為兩個幼童訂婚。十多年後,他們終於成婚。秋芙能詩詞喜繪畫,丰神秀美,與多才多藝的蔣坦,被人視為金童玉女。蔣坦的《秋燈瑣記》講述了他倆的琴瑟和諧、情趣相投:他與秋芙常去虎跑泉的桂花樹下品茶,或在西湖的月下彈琴;她用葵葉與雲母粉製成蔚綠色詩箋,為他抄詩;他為秋芙手繪梅花畫衣,「香雪滿身,望之如綠萼仙人。」
蔣坦在《秋燈瑣記》裏,借1848年秋寄給秋芙的那首七古,透露了自己有過的情感背叛,以及深切懺悔:在外地謀生時,年少疏狂,曾經有負於秋芙──「六年費汝金釵力,買得蕭郎薄幸心。」男人偎紅倚翠或心有旁騖,在蔣坦的時代,是名士風流大不羈。但他的出軌,似乎動靜比較大,惹得人議論紛紛。尤其是,他與秋芙是神仙眷侶,彼此心神相通,有舊式夫妻難得的親密無間,秋芙因此難抑傷懷。蔣坦後悔不迭,在秋風秋雨中夜不成寐,也曉得妻子在家中苦不堪言:「傷心獨憶閨中婦,應是殘燈擁髻時。」他向她傾吐相思,回憶婚後的甜蜜美滿,感念秋芙不嫌棄自己未曾顯達,也不在意經濟不寬裕。
他的負心,曾讓秋芙滋生離散之意,蔣坦忙不迭地訴衷腸、表深意,百般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他也知道,秋芙對自己情意深厚,終歸難以割捨:「門前但看合歡花,也須各有歸根樹。樹猶如此我何堪……擁到蘭衾應憶我,半窗殘夢雨聲參。雨聲入夜生惆悵,兩家紅燭昏羅帳。一例悲歡各自聽,楚魂來去芭蕉上。」蔣坦還記得離家時秋芙為自己收拾衣箱,如今歸期難定,但歸心似箭。他懇請妻子寬恕,期盼自己回家時,秋芙會在門內相迎。
蔣坦詩中這一句特別有意思:「我似齊紈易棄捐,懷中冷暖仗人憐。」秋扇見捐,從漢代班婕妤開始,便是女子遭男子遺棄後的悲咽。「妾身似秋扇」的哀嘆,自古以來連綿不絕。男人寫詩作文,通常會比較警覺地避開這種女性口吻,蔣坦為求得秋芙回心轉意,可真是急了,簡直「慌不擇言」;或者說,他有意將姿態放得很低,語調相當柔軟。顯然,他得到了秋芙的原諒。
不妒不忌,是古代妻子謹守的本分。有不少心胸寬闊的女子,甚至在為丈夫張羅納妾時,也顯得高高興興的,那是天性遭綁縛後表現出的賢行懿範,其中包裹了不言而喻的壓抑、隱忍。她們身上,固然有安分隨時的沉穩莊重,卻也吸附了許多古板凝滯。在秋芙身上,卻能看到情感的自然流露──高興與悲愁,她都不掩飾不扭曲。
蔣坦寫《秋燈瑣記》時,結婚已過十年。夫婦倆都篤信佛教,希望死後能同登西方極樂世界。若再墮塵世,則願「世世永為夫婦」。

王鶴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