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9月01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罪無可恕的戀愛 - 畢明

在西班牙,舌尖上的G點極度淫蕩。
每次長時期去完傳統深、廚藝高、美食獨步天下的地方旅行,都明目張膽地發現自己對美食的水性楊花。法國、日本、意大利,不同城市,太多小館、名店、老舖、不知名的隱世美味,大餐小食吃得高潮迭起,欲仙欲死,不亦快哉,未嘗不像談一場不枉此生的戀愛。蕭伯納說“There is no love sincerer than the love of food”,至理。
但今次去西班牙,如把十本《金瓶梅》先磨成粉盡吞,「慾火燒身」,採花賊與潘金蓮同時上身,對美食盡情發姣,幾近無恥。為什麼不?近年,西班牙的美味是一時無兩的,十間公認全球最好的餐廳,連年有三、四間在西班牙,不可能是每年巧合的意外吧。出發前,老早精心訂好枱,世界第一、第四、第八餐廳都date了,信不信這些排名都好,京城第一名妓,天下馳名美男子,都是景點,嫖一次當集郵,一生人總要為好色而傻幾次何妨!張愛玲在《談吃與畫餅充饑》寫:「中國人好吃,我覺得是值得驕傲的,因為是一種最基本的生活藝術」;她說「我以為人在戀愛的時候,是比在戰爭或革命的時候更素樸,也更放肆的」,我就用最素樸的饑腸,和美食最放肆地戀愛。
西班牙北部近法國邊境的Basque Country是我最期待之一,巴斯克地區中,Bilbao可能是最出名的城市,Frank Gehry的Guggenheim Museum朝聖人潮不絕,但San Sebastian才是最美味的,世界第四及第八位餐廳都在此,可是先令我春心蕩漾的,是那裏的“pintxo bars”。
名廚Mario Batali說歐洲的美饌之中,西班牙的烹調是最簡單真美的。那裏有雅致精誠的盛宴,亦有充滿煙火氣息的平民美食,pintxos是後者。在西班牙北部,巴斯克人不叫tapas,叫pintxo,大家是同科近親的小點,但pintxos(意思是小矛)的特色是用尖長的籤串起食物,有點像我們的一串魚蛋。熱鬧、自由、多端、過癮,新鮮,就是pintxos bars,越夜越㷫。大多不設訂位,很多店小根本無座,幾乎連枱都沒有侍應沒有,得一個bar,人頭湧湧嘩啦啦站着吃喝,店內店外擠爆人。那怎點菜?擠進吧枱報上名來告訴當家你要什麼,等,意酣嘈雜中聽見喊你的名字時擠進去取,叫一次取一次。
我們一行饞狼,先取一間名叫La Cepa的,創業於1948年,一眼望去氣氛就是對。不華麗而充滿自信的巴斯克風格食堂,天花掛滿陣容鼎盛的火腿,香得要命,長吧枱擺了各式琳瑯滿目的pintxos,自助,吧前有幾張枱。譽滿天下World No. 8餐廳Arzak的老主廚Juan Mari也來這裏覓食,一種叫banderilla的pintxo,是一串橄欖、小鯷魚、酸漬小青椒,他說是史上最早的pintxos,要一口整串吃掉,哇,一口美味得過份!連盡幾杯cava,再下多款pintxos(Bilbao的pintxos還有火腿伴baby eel!),我們的是日鮮蜆飯來了!罪無可恕地鮮美過妖精,一邊吃,我們一邊發出吟聲浪語和陶醉樣,巴斯克侍應大哥看得笑了,後出其不意放下一碟半煎炸小青椒,送的!一般西班牙靚椒Pimientos de Padron,中等身材小肥,他醒的這碟椒又短又尖小細,是Pimiento de Gernika,品種產地不同,另一番風景,是為最上癮pintxo,過癮!再來的一碟炒雜菇撈生蛋黃,菇甜蛋鮮鹽之花,合唱得銷魂,甜美過初戀。是王爾德說“After a good dinner one can forgive anybody”,那種。

畢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