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4月12日

反亂食字同盟 - 畢明

(網上圖片)

「亞視請你盡快執笠放過我吧」,是一個面書群組,我開的。當時開立是為了聲援王維基的HKTV,更為了討厭像曱甴一樣的害蟲電視台,它執笠大吉,是公義。香港太多曱甴人曱甴事,總死不盡遺害人間。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不知恁地,一看見他,就想拿《殺牠死》狂噴,一看見他,就如見到曱甴橫行,昆蟲人頭頂好像有兩條猥瑣的觸鬚在非禮阿婆,好驚慄。
面書上也有「自暴自棄協會」,專門集合邪惡肥美,五光十色,妖精咁靚,或華麗或地道的美食艷照,供"partners in crime"同赴地獄,共high巫山,大家食咗至算,眾志成城,慶祝口腹之慾的極樂。柴灣的叉燒,筲箕灣的雞蛋仔、鴨脷洲的九蝦在呼喚我,誰有本事一生做劉華?
香港也是時候成立一個「反亂食字同盟」,反視覺污染,反低級趣味,反語癌。亂玩字亂食字,在太多以文字為專業的界別,是否已到了一個濫無底線的地步?廣告,題目標語口號;傳媒,大題副題內文;電影電視,戲名、節目名字和爛gag,一律獨沽一招:食字。又唔係食得好,經常硬食和食錯,總之「食了字當做了事」,當作下了心思,其實超懶散。電影每逢故事與音樂相關都「情弦」一番,簡直是no-brainer,還有無數的「誘罪」,都算,濫調陳腔自動波,是誠意欠奉,起碼不是錯。
請問「享往」點解?澳門某酒店起用了碧咸做代言人,大概老外不懂中文,所以才「享往威尼斯」。你可以猜到廣告想說「嚮往」,但換了字,這個「享往」,是說不通的,要拗要辯駁,當然得,就嫌勉強。食字,雷同英文的pun,透過玩弄文字 "suggests two or more meanings, by exploiting multiple meanings of words, or of similar-sounding words, for an intended humorous or rhetorical effect",語帶雙關,一文兩意,食同音或諧音字之妙,字面字底,意在文外,兩線行車,句子中本字字面通達,也能領會同音異字帶出的另一重意思。由於兩個字兩重意思各有火花,一起磨擦多添頑皮幽默。
"Having sex is like playing bridge. If you don't have a good partner, you'd better have a good hand",笑爆嘴在暗裡,此手彼手,上下其手,都有一手,出自活地阿倫妙筆生煙花的好手,是為精彩食字,上乘高級。廣告中有銀行財經金融產品標榜「財息兼收」,以息食色,以示肥仔和味,風流快活,也是好例。莎士比亞的《王子復仇記》,哈姆雷特說自己"too much in the sun",實有"too much of a SON"之意,以兒子之身,站在殺父仇人面前,份外眼紅,非因陽光。總之表面有一個意思,細嚼之下又有另一層玩味,字才能食出滋味。如果表面根本砌不出通達的意思來像「享往」,明顯是創作門外漢的業餘劣作,故弄食字,為食而食,失敗。如沒有智力承認食錯字而自欺欺人,就只能送上大文豪馬克吐溫的食字名句: "The Nile (Denial) ain't just a river in Egypt"。
食字無罪,但食字易用難精,廉價的太多,精警的太少,致令食字好像變成很低級的修辭及創作手法,太濫太爛太俗,對pun很不公平。香港一街都是很cheap的食字演唱會名稱,滴汗得網民索性自己玩出「張敬軒一髮動全身演唱會」、「陳奕迅則有不信則無演唱會」和「一生起碼周柏豪一次演唱會」等,無聊濫食,聊作抵抗。我最喜愛的惡搞當然是「習近平反六四演唱會(地點:維園足球場)。其實厲害的作家都精於玩pun,莎翁、吐溫以外,大師級的還有王爾德,"Immanuel doesn't pun, he can't (Kant)",把德國哲學家Immanuel Kant連人帶名都玩了一次,冷嘲暗玩其沒有幽默感,又或者 "Some cause happiness wherever they go; others whenever they go",把兩個"go"玩出兩種相反意思,高手。而英國作家Douglas Adams說"You can tune a guitar, but you can't tune a (tuna) fish. Unless, of course, you play bass(是鱸魚,也是低音結他)",魚和樂器,交叉對調互彈,興味高也。中國代表當然少不得詩人劉禹錫的《竹枝詞》:「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無情,卻有情。
食字無罪,但過度倚賴食字就以為「唯陳言之務去」,以為有創意,其實局限了寫作/創作之路,條條大道。台灣的食肆名稱會叫「三分俗氣」,香港多是一味食字「知粥XX」。玩字用字寫字,重意境,不一定耍小聰明。蘇聯作家Vladimir Nabokov寫給情人Vera的詩說"you are the only person I can talk with about the shade of a cloud, about the song of a thought-and about how, when I went out to work today and looked a tall sunflower in the face, it smiled at me with all of its seeds",甜到暈,使鬼食字?廣告經典「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用」,不必食字永遠縈懷。如果有一個人,「沒有你,生命沒有季節」,就知愛得入骨。想玩字,金庸在不知那本武俠小說,不知是機靈的黃蓉還是蠱惑的韋小寶與人鬥嘴,對方罵人「狗屁不如,一文不值」,便回敬「那你是有如狗屁,只值一文」,一樣好玩。
食字好玩,現代食字高手非邁克莫屬,食字最強,我堅持是鹹片名的改名高手,《借叔一簫》、《插班女學生》,《誰乳爭峰》。

畢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