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27日

對得起自己和時代 - 畢明

何韻詩面書圖片

空氣中有很多曖昧。2015年9月,越近中秋越多。
一週年,有兩個字,好像變了佛地魔,有點避忌,有點疲憊,有點蹺蹊,不知從何說起。不說不說還須說。
雨傘。每天都可能會經過的金鐘、銅鑼灣、旺角,你好嗎?有時經過,偶然還會有些悵然。相信很久以後,還會有。「9月28日開始,歷史一分為二:雨傘前,雨傘後,一場風雨,我們記取的是一切驚人的不尋常。」我去年這樣寫過。一年後,日子近了,大家還不知道該如面對這件波瀾壯闊的歷史大事。社會上,傳媒上,朋友間,欲言又止,言又未盡,好像還未知道該如何消化整個運動,似乎大家還在消化不良階段。彷彿覺得應該做點什麼,氣氛應該有點什麼,但誰都不知道那應該是:「什麼」。好像不知道很錯,於是有點沉重。
因為不知道,所以保留,所以迴避,因為未能理順,所以有黯然,所以萬緒凌亂。有時想直奔山之巔天之邊,俯瞰那雄偉直幡的傲然,巍峨百家千戶萬家燈火前,豪情飄揚,那種氣概,那怕朝夕,那怕還須努力,壯麗無邊。最後的句號,留下感慨萬千,未竟全功,心情和期望,都不知道what's next,一時失去了重心和焦點。佔領做了,堅持了75日雨傘路,二百多人被捕,擲下87枚催淚彈,現在如何,不知道。
然而,不知道很正常啊! 不知道,是OK的,什麼都知道很悶。
不知道,很應該。憑什麼我們什麼都知道?謙卑,你就會發現,領是佔了,雨是散了,真普選夢還未了,紊亂一下,沉澱一下,檢討一下,休養生息一下,不知道下一步一下,有何不可?It's ok。過了365日又如何,誰說一年就是限期要收拾好心情?誰說一年就是足夠去蕪存菁找到答案。憑什麼要三子,學聯、學民和一次雨傘運動,可以替全香港找到中共政權下的民主通道和金多寶?大家都是邊佔邊學,且戰且想。沒有答案就心灰?那麼大那麼長的一場雨,還未謙卑?不懂,誤判,不成熟,預咗,時代找上了這一代人,不代表這一批人可以那麼有型有運一次就成功爭取,你以為是民建聯嗎?英國政治家William Wilberforce為了廢除奴隸制度,為了自由、平等、人權,與國會由1787打到1807打了20年仗才成功廢制。我知大家都懂的。
雨傘是在困局中努力想像,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還記得雞蛋和高牆曾經卡在「空氣中的話事啤」裏,不停重複:我要真普選,冇得傾!我佔領,係唔傾,我佔你㗎,量你佔唔出,我就係佔……雙方無限loop,不停互出口術鬥大而無寸進,然後,928金鐘成為《時代》封面。歷史記下了一大段,香港人群起為說好而彈票的真普選奮力收過一筆壞帳。“Civil disobedience is not our problem. Our problem is civil obedience”,記住了,最忙最冷感的香港人成功和平公民抗命,告訴了全世界我們怕極權多過怕徒勞無功,信天子犯法與庶民合該同罪而非黑警或特首可以超然。下一次玩「話事啤」對方會忌憚市民手上有的不是空心階磚2,是有本事真晒冷的。而和平抗爭會股災的預言由暴力救市兌現。
馬丁路德金說:And so we've come here today to dramatize a shameful condition。我們去了,佔領過,爭取過,起碼對得起自己和時代。
相同的初衷,不同的期望,各異的消化能力,個別的療癒能力,影響後雨傘的「康復」進度。努力做人誰怕氣喘。可否一起接受如果現在還未復元和找到答案是可以的?接受不足、可以不足才能夠復元向前否則永遠困在昨天。由去年到今天,我們少了很多天真,多了很多經驗,明白了很多凶險,體會過很多無恥,知道原來光明磊落離警方很遠,警察當中有黑警亦有與市民分一支水的好人,暴力一定錯,抗爭必須要。在分眾的社會,人多口雜路難行,但我們機動靈變勇敢幽默。流動佔領、happy birthday to you、鳩嗚乜乜乜,都是沒有劇本的,收拾心情等下次風起時再更強壯地去追尋吧。
我視雨傘為一隻很大的蝴蝶,你不會知道牠雙翼拍出了幾多遠近效應。我信,沒有雨傘,假普選投票日可能有人敢轉軚,上帝不會醒大家一齣《等埋發叔》。你永不會知某一次的推動和撼動,如何做就了雞蛋和高牆將來的穩固和崩倒。 “Arguments are to be avoided; they are always vulgar and often convincing”- Oscar Wilde,也是雨傘教曉我的。
如果,我們是無畏無懼甚至無我的去不成熟地公民抗命過,爭取過,甚至是有畏有懼仍然去爭取,已然無悔。「不變」是缺乏想像力的最後一個人質,我們推動過改變。在何韻詩18種香港伊館演唱會,我們祇是努力做好自己,然而還沒有找出任何答案,我們沒有那種傲慢。菇叫我在大會壓卷歌前寫一句什麼凝聚一下,最後有了:「對得起自己和時代」。作為一個人,努力做到這樣,人生,那怕有憾,已經無悔。
一場大雨,淋醒了一個裝睡的城市,沖洗出幾多人性的污和建制的垢,留下了一條債,有天本利歸還。
一場雨,芬芳了一城惆悵。

畢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