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7年12月1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淫咗你都未知 - 畢明

Philip Lo插圖

校服裙和路人的手肘,印滿性侵疑犯的手指模。
不講性侵,講「模糊的性侵」,不講#metoo,講#ProbablyMeToo。
近月來可能你已經對metoo聽到厭、睇到煩,此起彼落的醜聞,此起彼落的花生,還有此起彼落「卑劣的揶揄和批評」,李碧華說的,「言論自由,意見來自八方,你是什麼人,就有什麼想法」。「我都係運動」的「打破沉默者」剛被《時代雜誌》選為2017年度風雲人物,差不多要患上metoo疲勞了……但重要的事要不厭其煩。
《時代雜誌》非但沒有把至少85個國家千千萬萬次在網絡上的#metoo指控為「未審先判」、「網絡公審」,沒有冷嘲熱諷人人都metoo,唔通人人都想咪吐咩,卻把這件事這些人寫入歷史殿堂,奉為時代見證,奠定其重要性。《時代》不是儍的。
一個時令hashtag,翻起千層浪瀾壯闊,個多月前我已認定#metoo不是一時爆seed的潮流,「它標誌『向性騷擾及性侵犯說不』的另一個重要里程碑:人人奮勇公開被賤豬男侵犯的事實,出櫃在陽光下表示我都受過害但我不怕,是一種劃時代的集體吶喊平反。」
打破沉默者那麼重要,因為一直以來,性騷擾及性侵犯誰都知道存在,但「說不的警鐘」和「發聲的準備」都不足。
很多次警鐘沒有響,因為無知;很多次沒有發聲,因為缺乏充分的意識和警覺性。
說回校服裙和路人的手肘。你估計有幾多穿着校服裙的女學生,曾被「模糊的性侵」,又有幾多女性,曾受過路人的手肘「疑似刻意非禮」?《插班女學生》可能是鹹片名,影期有限,《摸摸女學生》是平常事,年中無休。在這些缺德賤格的猥褻行為未被認認真真結結實實的定性曝光之前,這類事情都是模糊的。如果你問當事人當時為什麼沒有叫非禮、報警、發聲,因為那些年是一種#ProbablyMeToo的感覺,可能事後回想才赫然發覺。
為什麼我那麼肯定?因為我試過,我真係試過!初中,穿着校服裙,搭電車,二人位,坐隔鄰的男人,在看報紙,一次伸手去拿自己大腿上的報章時,他的手怪怪的摸了我的大腿一下。你問我,當時有想過是被非禮嗎?沒有。那時香港連「性騷擾」的討論和意識都不存在。我祇是肉體保留了被摸的怪感覺,完全不像被不小心碰到的,我盯着自己被摸的位置,腦中不斷咕嚕着一個想法「點解佢攞報紙會咁樣掂到我嘅呢?」雖然未到站,我即起身不再和他並排坐,差不多是下意識的,不想他再碰到我(我大量同學朋友試過穿校服裙被摸被磨)。
另一次,大學二,在多倫多一條叫Eglington的街上。風和日麗,我拖着當時的男友在逛街,街上行人不多,那段路也很闊,至少是五人行那麼闊的。我倆一起走,前面不遠處一名滿臉鬚渣的中年洋漢朝我們方向行來,大家老早見到對方,正常速度走,路是寬的,我們走內線,他走外線,但迎面越走越近時他忽然傾了過來,明明大量空間各走各路,連擦身而過都不必,他偏偏與我發生身體碰撞,手肘壓撞到我胸部,很快的,我晃了站不穩稍靠到男友身上一下,痛得我!因為太快,有點力度,我還未反應過來那鬚渣臉已急急行遠了。你可以說我遲鈍,我祇是痛,胸部被一條粗臂撞過來是很痛的,心想條街咁闊你係要行過來撞嘅!一切太快、太不留神了,男友關心我還痛不痛,我們連停下都沒有,慢下腳步(竟然)繼續前行。到差不多5至10分鐘之後,我還在痛,我們腦海不斷重播剛才相撞的剎那,才驚覺那個賤佬應該是刻意撞過來的!男友越想越滾想追上去打他,我卻沒意欲追究了。唔撞都撞咗,追上去,又點?告佢?點告?#ProbablyMeToo?
兩件事我都記得,那種怪,那種不自然,很難忘;但之後沒有困擾我,也沒造成什麼永久傷害,說出來也零勇敢可言。但這些男人的手、手肘,到底「唔覺意」摸過幾多大髀,壓過幾多胸脯?這種人食過翻尋味多少次?你會希望自己的女兒女友親人被抽水被摸被撞嗎?Probably not。
《時代雜誌》總編Edward Felsenthal寫了"Why the Silence breakers are the Person of the Year",文中特別提到2017也是fake news年,特朗普口說fake news但總統選舉結果隨時不誠實,而他得益,很多新聞工作者努力做偵查報導攻下了Harvey Weinstein這權力淫獸,然而身為老總的他也同時會問 "Will there be a backlash?"
或許有一些不公義與冤情存在太久之後才有公義,撥亂反正浪潮發生時會有些矯枉過正。
或許#metoo不是彌補了事件訴諸法律的不足,至少毀壞了證據不足得以全身而退的便宜。不告,告不入,不等於沒做過,沒犯法,前特首689和銅鑼灣書店告訴我們的。
或許#metoo是一塊照妖鏡,讓世人再看清楚塵世是怎樣的塵世,什麼人是什麼人。就像網絡和社交媒體一樣,醬缸萬歲,在Stop making stupid people famous發生之前,Keep making wicked people infamous(遺臭萬年),是另一種天道。
或者「我都係」,是啟發大家要更調校好說不的警鐘和發聲的準備,不論是對於性騷擾還是其他不公義。就像受夠了政府高官黑警暴政冤獄迫害淫辱強姦,一定要說不,像面書友人的插圖,香港人要說#metoo!我想更準確是說#wetoo,五十年不變可能是一種迷姦藥名,寫於香港價值被輪姦的世代。

畢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