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28日

一盤棋看世界末日 - 畢明

(互聯網)

很想學圍棋。在看了Netflix的電影紀錄片《AlphaGo》之後,很想看得出、看得明世紀圍棋大戰李世乭決戰AlphaGo,兩大絕世超級高手出招之奇、之險、之高、之怪、之不可能、之歎為觀止,當我連看不懂棋法、棋招、棋局,都覺得對弈緊張刺激,坐在椅的邊緣肉緊咬唇,要是看得懂豈非O咀到high high?
正所謂看高手過招,看庸官出醜,不亦快哉!
還記得人工智能AlphaGo,去年前年先後贏了韓國職業九段棋士李世乭及世界第一棋士、中國的柯潔之轟動一時嗎?Artificial Intelligence對決人腦,棋盤論劍,歷史鐵筆,記下人腦連環食塵。《AlphaGo世紀對決》是記敍了AlphaGo之由來誕生、成名之路及輝煌戰役的紀錄片,有點像武俠小說,告訴你郭靖張無忌的身世生平,及成為武林霸主的經過。
武林泰斗之中,西門吹雪決戰葉孤城,東邪打西毒,費達拿對拿度,可以想像戰情激烈飛天遁地日月無光,但我沒想過坐定定,一個人,對着電腦捉棋,可以如此引人入勝。
英國的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致力研發人工智能技術,後來被Google收購,產品應用於與人類玩戰略遊戲、自動駕駛、投資顧問等等,創業理念是要"Solve Intelligence"云云。
影片先找一個歐洲冠軍二段職業棋手樊麾來暖場,我們看見他在AlphaGo面前像炮灰般陣亡,而樊麾又是個多口鮮活的人物,他以半爛不純的英語,形容他對賽AlphaGo的輸棋感覺,誇張又不能承受,有點像韋小寶和你談圍棋。
但他不過是二段棋手,小菜一碟,戲肉一定是AlphaGo智取九段棋士李世乭的五場大戰。戰前,普遍預測是李世乭大獲全勝,到底AlphaGo一越七級挑戰「圍棋界費達拿」。結果,由先拔頭籌開始,AlphaGo連下三城寫下震驚全球的3:0全勝,五盤制下基本上李世乭反追兩場都是保住尊嚴之力挽。
影片最好看是觀棋者的反應,戲劇到不能,世界各地均有棋精棋人節目作電視現場直播,日本台灣歐洲多個地方,像直播世界盃一樣,有旁述有專家,一面說形勢一面驚歎,原來棋可以這樣捉;也有一臉困惑,赫然發現自己水準太低參不破的。AlphaGo手下敗將樊麾更成為了大會說書人一樣,興高采烈口沬橫飛,又有紋有路導讀。
李世乭由有點輕敵,先敗,到翌日再戰分別會改變自己的捉法、又急功求勝、或亂了陣腳,一反常態,對於一些千年沒見過的下棋法無所適從。他,是人;對手,不是。這已與棋藝無關。
戰了多次,李世乭還是慣性會看對手的臉,表情眼神是棋局分析戰略一部分。沒有。對手沒有表情眼神的,根本沒有情緒面孔。李世乭有小動作,會快速用右手的拇指食指神經質的觸弄自己左手的虎口,在棋局中途「煙break」、也會肚餓、要上洗手間。AlphaGo不動如山,永遠在運算程式,計勝出率、算對方下一步的可能性。它不是人。
AlphaGo用40天,學懂了人類3000年的棋藝知識。
戰場的另一邊廂,還有AlphaGo的團隊,緊張地希望他們製造出來的人工智能,可以戰勝人。一步步棋,他們像看着自己的子女磨劍十年如何有所成,他們給AlphaGo灌注的心血,如何超額完成:原來這傢伙竟然有超越他們想像的深度學習能力,下棋還有創造性。有幾步棋,全人類,不論陣營的,一起呆了,像看見奇蹟。
然而我不太佩服AlphaGo。贏了,應份的、遲早的,因為它不是人。
AlphaGo沒有童年,沒有青春期,沒有學業事業,沒有音樂詩歌百厭,沒有生老病死欲求,沒有帳單、按揭、夢想,沒有喜怒哀樂生離死別。AlphaGo不會知道成長的殘忍與悸動,寂寞夜晚,人細鬼大,發育發姣,思念一個人,等一通電話,捕捉一個眼神,碎一次心,它知鬼。尋找自己的身份、尋找自己的存在, AlphaGo不會煩惱。有人性VS冇人性,如果人性是缺陷,是障礙,「滅絕人性」的AI一定看高一線。可以專一致志24小時學好做好一件事,任何人,一生,可以如此無欲無情去修道,那人未必敗給AlphaGo。
我不明白那些創造AlphaGo的人為什麼那麼興奮看見「人類大戰機械人」人類大敗。可能是因為霍金早斷言:"The development of ful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ould spell the end of the human race...It would take off on its own, and re-design itself at an ever increasing rate. Humans, who are limited by slow biological evolution, couldn't compete, and would be superseded",追求「滅絕人性」,推崇「滅絕人性」,是不自知的自毀、否定血肉,真值得高興?
什麼是進步,或者優越?"Solve Intelligence",有本事"Solve integrity"我才五體投地。AI用來作醫學用途,拆炸彈、開礦,做危險高空工作我拍爛手掌,但可不可以做一些沒有人類品格缺點的AI:更善良、英明、有誠信、正義感、是非觀、美學品味的,可以嗎?你懂寫這些程式嗎?
我很樂意見AlphaGo或任何AI決戰Sherlock(Holmes),Cumberbatch版本,讓人工智能可以破案、破DQ議員的法理不通,而不是用機械智能突顯血肉之軀的失敗。那些人類的情欲「瑕疵」,是令人之所以為人的條件。
Tesla創辦人Elon Musk 危言“The risk of something seriously dangerous happening is in the five-year timeframe.10 years at most”,你信嗎?
我信。

畢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