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08日

300分的晚餐 - 畢明

無事,要常發姣,否則,人生便太悶了。

受了刺激,更要發姣,否則,便浪費賀爾蒙了。

2012年,Classification of Saint-Émilion wine忽然宣佈,把右岸位列最高級別的Premier Grand Cru Classé A之選,從兩個席位,增加至四個。從原本只有Chateau Ausone和Chateau Cheval Blanc位列仙班,改變形勢把另外兩個酒莊同時升格,加入了Chateau Angélus和Chateau Pavie。從此,波爾多右岸頂級酒,兩大變四大,抗衡左岸的五大?

那次執位的結果,驚人地爆炸性,打破了自1955年分級有史以來,僅兩大酒莊壟斷最高榮譽的慣性!消息一出,各路人馬大受刺激,酒徒間奔相走告,一登藍籌的兩大新貴,身價升倍。陰謀論者事後孔明上身,一副「鬼唔係咩」的嘴臉,精明眼和是非嘴,落在這年的評級不如以往,不再由跟St. Émilion酒區關係千絲萬縷的媒體,或從事波爾多葡萄貿易的人來評。負責規管評級的政府機構INAO,把這次的重大負責,外判給另一批區外酒界專業人士, 由Burgundy、隆河、香檳、Loire Valley及普羅旺斯的7人委員會,指點波爾多右岸江山。

記得法國新浪潮導演杜魯福的名作,《祖與占》的經典黑白海報嗎?兩男一女很french chic的在橋上喪跑,我當然就像當中的珍摩露,同樣的喪,絲毫不chic,跑到家中的酒櫃前,尋找我很早前已買下待喝的Pavie和Angélus,印象中兩個酒莊更有相同年份在手邊,不必從倫敦運回來,果然。發達!

一連兩個新狀元咁刺激,乘機搞局,拿了1999年的Pavie和Angélus各一瓶,找親愛的好酒之徒幾枚共享,橫品 (horizontal tasting),同年並鑑。那夜,在Upper Modern Bistro,兩瓶十多歲的右岸升班馬,我們四人罕有地一致認為,Pavie由頭帶到尾,初、中、後段,每程都比同年的Angélus出色:繁茂的黑果、甜香如玉桂,細碎的礦物,那種豐饒接近奢華。開瓶60分鐘後,舌尖上的inner-mouth complexity更鮮美,Robert Parker的評語云:"exceptionally pure and multilayered, with stunning texture and overall balance",還說這是99年的 "wine of the vintage"。

Parker是Pavie的大好友眾所周知,不過也有文獻指,Pavie其實早在19世紀中已很有名了。當時的「古代羅拔柏加」是Charles Cocks和Michel-Édouard Féret,合著了一本葡萄酒聖經名叫《Bordeaux et ses vins》(Bordeaux and its Wines)。1846年出版,由居住在波爾多的英國校長兼劉伶Charles Cocks撰寫,初版時叫作《Bordeaux, its Wines and the Claret Country》;法文版由Féret譯成,已經把Pavie譽為St. Émilion最高級別的First Growth。

近代三個年份,Parker一再給Pavie送上100分的祝聖, 2000、2005、2009他都一槌定百,評之完美滿分,令取名於當地一種桃子"pavies"的Chateau Pavie,成為近代「風雲人物」。市場出現「左岸拉菲,右岸柏菲」之說,怎不是柏加之功?

我對他的評分不太高潮,但有機會喝100分的酒,還要一次盡喝2000、05、09三瓶滿分,垂直品試,吃一頓300分的晚餐,實是難得,要知這三大年份,都是波爾多近代的「超級好年」,這種玩法就算不是千載,都一定難逢。(《祖與占》的珍摩露又要出現了,去!)

適逢Chateau Pavie的CEO Philippe Develay先生來港,曾也從事廣告相關工作的他就坐在我旁,大家特別好聊。許多年前,他是法國跨國企業Danone的營銷部高層,我也曾在法國跨國廣告集團的4As公司,正好為Danone產品如Evian礦泉水等創作過廣告,真巧。

以當晚表現,我們一致同意,三大年份之中,2000的表現冠絕全場,無話可說。18歲,已展現成熟的性感,喝一口,牽你走進一個紫墨色的絲絨森林,華麗柔順,四面笙歌,黑莓、香料、紫羅蘭和礦物如quartet,合奏出豐盛的樂章。深不可測的果氣,如鍍了一條礦物的銀邊,如果輕輕的煙草是面子,隱隱的薄荷便是裏子,這是令你貪婪地喝下去的酒,心中會升起「從此以後,無憂無求,故事平淡但當中有你,已經足夠」的酒。

三瓶酒配什麼?順序是蠔油燜石斑翅、椒香鹿兒島黑豚腩及醬燒和牛。05和09如何?好喝,但明顯未夠成熟、未夠道行,不妨未來至少5年內不碰。18歲、13歲和9歲,始終有別。05的氣焰有點鋒芒太露,09則單寧還相當實淨。我邊喝邊異想天開,如果有時光機,可以在相同歲數之時橫品三個不同年份便好了。當然不可能。

酒,是急不來的;優雅,需要用等待來淬鍊。

喝Pavie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喝它時拍照,大家不說cheese,說Pavie(音:爬Vee),就會很happy的樣子。

畢明
電郵 :
budming@yahoo.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