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22日

BBQ喝什麼酒? - 畢明

《逃學威龍2》截圖(互聯網)

縱火狂這個英文字"pyromaniacs",我還是因為barbecue而學識的。有沒發覺,西洋雄性動物,英美法意西班牙南美等等的,都極愛BBQ。愛爾蘭作家Cecelia Ahern寫過,「我不明白為什麼男人們都那麼愛BBQ,可能這是他們唯一懂得煮的東西,也可能純粹因為他們是衣櫃裏的pyromaniacs」。

秋風起,涼意輕飛,又是BBQ的好天氣。

燒烤是很花時間的活動,一班人圍爐,看天色由光轉暗,由白變橙變深藍,枯坐等葉落等白髮長出,看火光中的肉由生變熟。整個漫長的過程,見過不少炭火燒起的恩怨情仇,或者慢火烤出的哀怨纏綿。所以BBQ時喝什麼酒,其實很重要,偏偏又常被忽視。

"There are two different things:  there's grilling, and there's barbecue. Grilling is when people say,   'We're going to turn up the heat, make it really hot and sear a steak, sear a burger, cook a chicken.'  Barbecue is going low and slow"。

燒烤,熊火,大塊肉,一切似乎都很Man,燃燒着有煙燻味的男性賀爾蒙。很多人,BBQ喝啤酒。你呢?不少朋友說,一直以來,BBQ好像不是啤酒便是汽水,也沒深究了。喜歡嗎?並不。

「BBQ喝什麼酒好?」經常被朋友及讀者問,最近又問,不如好好寫一次。會問,已經比不經大腦便去灌啤酒好得多。當然,只要你歡喜,喝啤酒喝茅台喝什麼也沒錯,但能懂箇中的細微還是好的。

首先,看你吃什麼,用什麼如何調味。

典型北美化,以barbecue sauce把肉類溺斃,撲面濃烈香草、煙燻、甜膩之氣的,找年輕、香料及果味強壯的紅葡萄酒最好(即是酒中小鮮肉)。澳洲Shiraz、法國隆河區都可以,酒本身帶黑果子及木香,少少雲呢拿及足夠的酸度去頂住燒烤肉的macho。

有說Malbec也好,但我保留,便宜的Malbec,很多單寧勁重、入口粗糙,東方口味傾向抗拒。大班人,BBQ,柴哇哇,喝貴酒是浪費,是辜負。選酒,看場合、氣氛、配套,大夥BBQ,當中亂喝之徒又多,喝價廉物美最好。

燒烤雞(翼),alfresco微風輕拂,來一口冰鎮Rosé,紅塵,先留在身後。

慢烤粟米,用錫紙包着、塗一身金黃牛油,烘烤得少少焦香,熱到灼傷一咬標汁,吾之大愛,這條銷魂的東西在呼喚:Chardonnay,快啲嚟,creamy、buttery、tone on tone,天造地設。

可有玩過BBQ豆腐,好嘢來,硬豆腐易燒一些,配初階入門版香檳Brut Cuvée或西班牙氣泡酒Cava,又適合吃齋人士,試過你便知什麼叫相逢恨晚。冷凍的氣泡酒,對於匹配燒烤的火熱,其實差不多百搭。

燒烤,主力基本還是腸仔、肉、肉和肉,Anthony Bourdain相信"barbecue may not be the road to world peace but it's a start",BBQ令世界和平。有肉好好燒,有酒好好喝,有話好好說,慢慢的,播些音樂,火爐邊,婀娜的火在燒,世界的敵意也彷彿溫柔起來。

Barbecue-grilled meats,於我,調味是簡單的,鹽與胡椒,夠了。配紅葡萄酒,酒中的單寧,與肉的umami和油脂平衡有致。去法國、西班牙旅行,和當地朋友在家中玩BBQ,他們最喜歡用葡萄藤枝作柴火,慢烤出各種豐盛的美味,由青口到豬牛羊,他們都烤,只下salt and pepper,完。我見過法國人在烤爐上排得密密的青口之上,鋪滿稻草,然後放一把火嘩啦啦上下齊燒,另一番風味。我們喝什麼?紅酒。

在香港BBQ,我的心水是Cotes de Bordeaux小區 Blaye的 Chateau Les Bertrands Vieilles Vignes,任朋友喪飲不肉赤,又不會難為自己。酒莊300多年由同一家族擁有、經營,葡萄藤平均樹齡三十多歲,歷歲月淬鍊。莊園很大,差不多100公頃,機器採摘,售價相宜。價廉,不代表不好喝,盲品和比賽中,它勝過不少名牌的。Merlot    90%或以上,撲鼻是紅果子的活潑,滿溢車厘子和黑加侖子果香,豐碩圓渾,像火車上遇上、一見可親、坐你隔鄰的乘客,well-groomed得可同乘一程車也不覺厭,兼怡人,配任何烤肉,沒話說。Market place by Jasons有售,正價$149,減價時$198兩枝,更沒話說。

分享多個心水你知,Chateau Les Bertrands Nectar更好喝,高級些,減價時售兩百大洋,盲品次次輸死人。它架構宏亮,香馥瑰麗,擁有The Wine Terminator網站的德國著名酒藏家及鑑賞家Achim Becker先生,拿Les Bertrands Nectar給The Wine Cellar Insider的出版人Jeff Leve蒙瓶試喝,Jeff從此大愛。

我又怎麼知道這酒?直接到Blaye找上這禾稈蓋着的珍珠,和莊主Laurent Dubois一起喝酒時,他還鬼馬又得戚的,在酒莊內一幅牆上大地圖前熟練地比畫:「Petrus的經緯度這樣直拉過來,正是我們所在」。大家笑了。

畢明
電郵 :
budming@yahoo.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