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5日

求你這樣對我唔住 - 畢明

莎士比亞說"I am a great eater of beef"。寫作方面是沒法子的了,但在吃牛這方面想與他看齊,我充滿信心。牛種、肉味、肌肉種類和紋理繁細,各有不同煮法,研究一下講究一下,大樂。

法國有個瘋狂的屠宰師叫Yves-Marie Le Bourdonnec,曾被選為巴黎年度最佳屠宰師,江湖上人稱"the king of butchers"或"the angry butcher"等。在法國解牛的,不是牛肉佬,像我們叫豬肉佬一樣,法國人雅稱:屠宰師,名廚Alain Ducasse也是他的鐵粉。

懂肉、懂牛、嗜牛,為了尋找世上最好吃的牛,他從歐洲、走到南美洲、走到亞洲,以史詩式壯志「取牛經」,誓要找出全世界最美味的牛。他的整個牛之旅拍成了紀錄片《Steak(R)evolution》,我深愛的西班牙牛Rubia Gallega是他的世界之最,和牛都要靠邊站;他也選定了全球最佳牛扒餐廳,三甲之中,有英國的Hawksmoor。

Hawksmoor,在倫敦Knightsbridge和Seven Dials的我都有去,尤其前者,逛完Victoria & Albert美術館徒步走過去就是,簡單美味的一餐。所以忽然見到Hawksmoor鬧出驚世的公關奇聞,成為國際大新聞,登時叫我抓狂。

堂堂英國有頭有面的扒房Hawksmoor(Manchester),竟弄出「低層次高級錯誤」:開錯酒。高級,因為開錯了的酒實在高貴,他們還要待客人喝光整瓶葡萄酒埋單bye bye之後,執拾餐桌時才發現!

是一場「公關joy」。就像禮義廉,代表無恥,這個公關joy,無難。錯有錯玩,是joy,至少,對兩名幸運的客人一定是。落的單明明寫着他們要一瓶2001 Chateau Pichon 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不錯的選擇啊),開了給他們的,意外地,卻是同年、2001的Chateau le Pin。天,是「里鵬」!波爾多之最離地車房酒。此錯貴得要命,酒單上前者£260,後者£4,500,侍錯酒客人竟懵然不知,喝了一瓶比他們所付出的貴17倍的酒!

如果人所共知的Lafite是昂貴,le Pin,是罕貴。你沒聽過le Pin?讓我給大家一些概念,像我這些偽中產,等閒開一瓶Lafite請朋友喝,或是好友慷慨請我喝喝拉菲,還是可以的,但要眼都不眨一下開一瓶le Pin,會面青。看見有餐廳客人中了開錯酒六合彩,我眼見心謀,酸溜溜恨綿綿,這些機會嗚嗚嗚,咬唇上網格一格最新市價,見2001拉菲零售6千幾起,里鵬3萬多,貴五倍。腦中已呼天搶地五次,Hawksmoor你為什麼不偏偏選中我,為何你不這樣對我唔住呢。

事件是怎樣曝光的?自爆的。多虧臨危不亂的英式幽默和風度,員工做錯事沒有成為災難,管理層有錯自首、有水自抽,化災為joy,在餐廳的Twitter公開幸joy樂錯,向受寵別驚的客人祝賀:我真係恭喜你呀,我們錯了,希望你們享受我們的小意外啦。並勸勉犯錯員工要挺起胸膛,人誰無過呢,"we love you anyway"。輕描淡寫,轉錯為推廣契機,一時之間,Pichon Lalande變Le Pin之烏龍紅爆網絡,推上各大主流報章,飲家流着口水譁然,花生友圍爐艷羨。原本的壞帳損失,輕輕一撥變marketing budget,換來餐廳名震天下,帳面幾萬銀來貨價至少折半,化算。

經理說,那夜餐廳很忙,藏酒的房間很暗,侍應很急,要適時提供妥貼服務壓力很大,匆忙之間,酒便拿錯了。還說是"similar vintage, similar name",暗指情有可原,說時輕輕鬆鬆笑笑口,更說這酒當年僅出產幾百箱,希望客人喜歡啦。自暴其錯,一笑置之,即火速贏讚,無數人留言「我要去Hawksmoor Manchester」,又話「今晚就訂枱,指明要同一位侍應招待」。

慢着,"similar vintage, similar name"?唔好玩啦。年份,倒是一樣,名字嘛,咁都叫similar?Le Pin簡潔如丁力,Chateau Pichon 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水蛇春如《權力遊戲》龍母之名,"the Mother of Dragons, the Khaleesi of the Great Grass Sea, the Breaker of Chains……"一大抽,你敢說是差不多?酒標的分別也頗大之餘,前者樽口以紅色錫紙封頂,後者金色,相似?

忙中有錯,陰錯陽差,誰知道。但喝了貴酒,被侍錯酒的客人是真的懵然不知,還是執到寶,詐睇唔到?侍應可以拿錯,但展示給客人時,很難看漏,這兩瓶酒的分別如看不出要驗眼。

餐廳創辦人Will Beckett還為犯錯員工說話,說她已羞愧到無地自容,且是位好員工,不必因一次錯誤怪責她,到她呆完之後,取笑她一下卻是必須的。

網上不少人懷疑,整件事疑點頗多,可能是假的,是marketing stunt。我比較安慰是,喝過這酒都知,貴多少倍,不等於好喝多少倍,價格祇是物以罕為貴效應。但誰若開錯這酒給我喝,我一定愛死他。

IG: budmingbudming

畢明
電郵 :
budming@yahoo.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