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5日

一孩政策的傷痕 - 石琪

《地久天長》劇照

在國際影展,一片兼得影帝影后兩獎,很罕見。今屆柏林影展「破例」,把最佳男演員和最佳女演員銀熊獎,頒給中國大陸片《地久天長》的王景春、詠梅。

過去香港兩位女星得過柏林影后獎,就是《阮玲玉》的張曼玉,《女人四十》的蕭芳芳;內地《白日焰火》的廖凡得過柏林影帝獎。今次得獎兩位不是人所共知的紅星,對我來說完全陌生,但原來新疆出生的「大叔」王景春,幾年前已憑《警察日記》獲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大嬸」詠梅是蒙古族,參演過不少影片。

至於今屆柏林影展最佳電影金熊獎,由以色列導演納德夫拉必在法國拍攝的《字旅巴黎》(Synonyms)贏得 ,我在香港國際電影節看了,不知何時公映。還有法國奧桑導演《以恩寵之名》(By the Grace of God),得柏林影展評判團銀熊獎,會在下月公映。

《地久天長》是大陸獨立導演王小帥的新作,他早已常在歐洲的影展得獎,一大原因是題材敏感,往往觸及內地政策留下的「傷痕」,因此他過去有些影片不能在大陸上映。今次《地久天長》的英文片名是《So Long, My Son》,故事主要描述「一孩政策」帶來的傷痕,還有「下崗」「市場化」的演變。幸而這新片在大陸獲准上映,總收入約四千五百萬元人民幣,不高,但以王小帥作品來說可算叫座了。

大陸「一孩政策」由1979年開始推行,正如「維基百科」所說,這政策雖然有效控制中國大陸人口增長,但同時帶來不少問題,包括強制避孕、強制墮胎和虐殺女嬰等。還湧現沒有兄弟姊妹的「小皇帝」。近年放寬,結束「一孩政策」,可生兩孩。

劇情交織着往事和新事,王景春、詠梅飾演的夫婦,原是八十年代國營大工廠技工,親友都是同甘共苦的同事。他倆和另一對夫妻特別親密,而且兩家同時誕下兒子,也親如小兄弟,但一次遊玩出事,男女主角的愛兒喪生。又因「一孩政策」釀成惡果,女主角不能再生育,打擊極大。兩家好友就變為天涯分散二十多年的「冤家」。

片長接近三小時,開始於兩男童在水庫遊玩,至於出事真相,構成秘而不宣的懸疑,直至時移世易的結尾才揭露。其間描述八十年代至今種種遭遇,見證大陸社會的滄桑變遷。除了官方政策問題,更細緻是刻劃喪子的哀痛,收養義子卻變「逆子」,以及罪疚和贖罪的人性問題。加上婚外情珠胎暗結,片中人物不是很多,但關係糾纏得相當複雜。

我的觀感,是王小帥很懷念八十年代,一方面顯出政策釀成惡果,另一方面難忘那個清貧歲月工友們一家親的歡樂。有趣的是拍攝他們在宿舍開「黑燈舞會」,學新潮打扮,偷聽香港、台灣歌曲,最着迷一首《友誼地久天長》,此乃片名的來源。

儘管觸及政策後遺症,其實《地久天長》態度溫和,對官方敦厚,對出事惹禍者寬恕,認為過去的已經過去,現在一切美好。特別強調由國營「大鍋飯」變為遣散下崗,雖然職工初期徬徨失落,但自由開業做生意,大陸變為繁榮時髦。主角一家遷往福建做了機器舖小老闆,留在北方的一家更富貴起來。於是老友重聚和好如初,連反叛「逆子」最後也生性回歸,重建天倫。大概因此,這部片可在大陸公映。

王小帥的鏡頭緩慢穩定,只不過場與場之間玩玩時空交錯,不是平鋪直敍。情節本身則有點像肥皂劇,對小孩出事的實況故弄玄虛,婚外情尤其炮製戲劇性,而且三小時太長了,大可縮短。好在此片的實感頗強,八十年代情景特別懷舊,演員都好。

坦白說,「大叔」「大嬸」這對男女主角無疑演得很貼切,然而不算精采。有幾位配角很突出,艾麗婭飾演老友一家的「家嫂」,身為積極遵守政策的工廠主任,對女主角喪兒和絕育深感內疚,她的角色最難演而很有真實感。齊溪演工廠青春漂亮女徒弟,逐漸變為才貌雙全新女性,還與男主角偷情,她演得很生動。此外,一個「肥肥」和一個「舞王」,其貌不揚但開放不羈,成為有情有趣好鴛鴦。至於新世代一個低端逆子,一個高端才俊,稱職而已,沒有詳細描寫。

總的來說,同樣拍攝政策舊傷痕與人情新補償,王小帥前作《闖入者》更尖銳,涉及下放知青的深仇舊恨,新一代大報復。《地久天長》比較豐富和圓滑,問題是徘徊於主流與獨立之間,腳踏兩條船。

補充一下,過去已有華語片名叫《地久天長》,同名香港舊片也不止一部,新世紀2001年就有杜國威編導的《地久天長》,取材真事,張艾嘉飾演媽媽,苦心照料患血癌的兒子成為作家。

(注:本欄每周由不同作者執筆。)

石琪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