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19日

獨自去偷歡 - 葉一南

Florilege Facebook圖片(互聯網)

在群組內告訴幾位老同學,正獨自往東京途中,他們的反應是:「一個人去旅行這般古怪?女友呢?」我有些驚奇:「女友在香港。古怪?你們不會這樣?」大家靜了一會。其中一位曾經做背囊客,已經是史前的事。有了伴侶家庭,忘了「自己時間」Me Time,這情況原來很普遍。可惜呀。電腦要boot機,腦袋要清空,一個人去旅行,是超級大解放,應該定期做一次。
酒店在新橋。出發前查過資料,在機場可坐Sky Access直達。買了票入閘,看到要等四十分鐘,火車才到站。望見隔鄰月臺有車剛至,寫着「上野」,雖然不知離新橋多遠,亦未清楚如何補票,總之是市區方向,想也不想便跳上去。後來發覺這是特急,可以在上野轉的士,離新橋有點遠,但快了一小時。好的開始,笑了起來,給自己十個讚。去旅行不用與團友圍在一起作決定,不用等其他人,大家能否記起,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晚飯在「星野」,懷石聖殿「京味」西健一郎門生開的店,要一年前預訂,唯有foodies朋友小瑪姬才能辦到此事。味道細緻雋永,深沈幽遠,吃完,又要等下年再見。回到酒店,時間尚早,在新橋車站附近行了一會。這裏全是小店,客人們坐出街邊,觥籌交錯,好不熱鬧。在酒店轉角,被一酒吧吸引,紅白招牌寫着「昭和歌謠曲」,門口貼滿七、八十年代日本女歌星發黃海報。哦,原來這是專門播放懷舊歌曲影帶的酒吧。看到河合奈保子那經典泳衣照,記起當年為此噴過不少鼻血,自自然然推門而入。叫了一支啤酒。本意保持矜持,怎知電視出現了山口百惠大鬈頭髮黑色長裙,唱着《曼珠沙華》,想起梅艷芳,像中了邪,與其他年紀相約的日本客人,一起唱了起來。他們用日文,我用廣東話。豁了出去,跟着再唱了五輪真弓的《殘之火》,以及改編中村雅俊的《前程錦繡》,然後心滿意足離開。一個人的奢侈,中招不會黑面,中獎特別高興,因此夠膽去試新地方新事物,勇於與陌生人溝通。
第二天沒約朋友,全日說不到二十句話,有點像修行的感覺。久違了的靜。午飯在Florilege,大廚與首爾超級名店Mingles四手合作。頭盤蟹肉包菜,吃得我雙眼睜大,一出手便知斤兩,這一餐必然精彩。Mingles一年前來過,回國後不斷思考,再度重訪,把日本食材想通,更上層樓。現在餐廳的四手聯彈非常泛濫,這次不一樣,真正用心,一加一變了三。沒有談話對象,其他感官便盡情打開。我一邊喝酒,一邊仔細看着開放廚房內,十多位廚師的工作流程及手門,以及其他顧客的反應,上了很好的一課。飯後是咖啡時間,雖然下着大雨,反正孤身一人,不用多作考慮,於是去了東京咖啡專區,清澄白河。在ARiSE 2喝了一杯印度豆中焙,有果仁及礦物味,帶甜。重看這幾個月的食物相片,為自己餐廳新菜定出一個想法及大概,怡然自得,坐至雨停才回酒店。
黃昏時段烏雲散去,天邊現出一片粉紅。心中一動,突然想跑步。立即穿上球鞋,沿着皇宮外苑,追逐日落。「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五月東京,外苑鋪滿杜鵑,此花又名映山紅,開得風火潑辣,深深淺淺一片赤色。彩霞杜鵑同絕艷,跑了一會,已經不辨方向。
便是這樣,在東京隨心而行過了四日三夜。外國專家說得很神,Me Time有治療功能、認識自己、學懂愛護自我感受、幫助突破等等。我簡單一點,想做就去做,就是爽。回家時候,見到女友,好像久別重逢,抱得特別出力,這也是好處。

葉一南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