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2月22日

戴番個口罩,唔該 - 葉一南

資料圖片

我很少憤怒。作為同行,遇上其他餐廳的食物或服務出現問題,一笑置之,中招常有,不用大驚小怪。上星期去了西貢一間咖啡室,看到服務員及廚師,有些戴着口罩,有些沒有,最差勁的是當中有一些把口罩一直掛在下巴,露出嘴鼻,這算甚麼意思?防疫工具成了潮服的一部份?WTF,立即火起,當服務員高高在上噴着飛沫問:「想吃點甚麼?」的時候,我頭也不回起身走人。不是擔心受感染,而是不能接受這種輕率的態度。簡單數學大家都懂,便算香港最後有500人確診(希望沒有),假設五百萬人會在街上走動,中招機會是萬分之一。所以羅致光說22日沒戴口罩亦無事,當然,智商低過100都知道,便算零保護每天逼地鐵,大多不會被感染,這是事實,是否代表所有人因此都不用戴口罩?

武漢肺炎很古惑,沒症狀也有機會傳播,檢測亦會假陰性。在沒有疫苗及藥物之前,可用的三招是政府封關封區、市民防疫保護、醫療團隊追踪病源然後隔離。同樣的資料,不同管理單位基於各種考慮,會作出不同指引。世衞說,沒有明顯病徵,不用戴口罩,我們政府說,戴了也應該拿下來;而在前線打仗,首位確認SARS是冠狀病毒的微生物專家袁國勇以及何栢良醫生說,不論有否病徵,出外一律要戴上口罩。完全相反意見,你信那一位?我信政治包袱最少的專家。聯合國也可以被大國把持,廢了武功,世衞這類組織的提議,會沒有政治考量?如果純為了大眾健康,為甚麼台灣不能以正式身份加入?世衞多年來發生嚴重而令人爭議的決定,如西非伊波拉病毒反應遲鈍死得人多,在豬流感發生時又反應過激,買了一大堆疫苗令藥廠無端賺了一筆,便算全都是無心之失,亦證世衞說話,未必能盡信。相信大家記得前衞生署署長陳馮富珍,當97年香港出現全球首宗人類感染禽流感的時候,她跳出來說:「我日日食雞,大家唔好驚」,後來發現其實要驚,把全港活雞殺掉才能控制疫情。大家因此稱她為「雞珍」,而「雞珍」竟然在2012年可以成為世衞總幹事。再問一次,武肺防疫,信袁國勇、何栢良定信世衞?

更何況,這不單是科學問題,更是管理問題。政府要假設群眾不太聰明,更不會太自律,推行政策要簡單直觀,seeing is believing,人人戴口罩,成為一個共同訊號,才有震懾效果,製造群眾力量,逼使少數沒有病徵的隱形病人,也會乖乖戴上口罩,不能四處播毒。武肺傳播力強,南韓有病人一傳四十三,一人漏網,感染人數幾何級數而上。所以,香港人一起戴口罩,不單是怕被感染,重點是,合力制止隱形病人傳染。

星加坡政府與香港一樣,跟足世衞,一邊叫人民「沒事」不用戴口罩,另一邊卻叫人民勤洗手,因為洗手最有效。辦得到嗎?我們訪問了當地朋友,沒有一位會帶搓手液出街,零,意識比較低。政府既然不緊張,市民只會更鬆懈,必然如此。道理在前,為甚麼會有政府傻到唱反話?可能鬥氣,你們說政府不夠資源,那我便不戴給你看。亦有可能好像星加坡,工業部長說,政府怕市民學香港人搶口罩,搶廁紙,很「低能」「丟架」,引起恐慌。星加坡政府是嚴厲家長,在他們眼中,子女最重要守秩序,只要不丟架,因此有可能多了病人感染,沒問題,是collateral damages。

精英主義呀,拜託,貼地一些行不行?我承認香港人搶米搶廁紙,確是非常低能,大家應當大力批評。但「搶」口罩,卻是做得非常好,示範了只要肯去想辦法,原來很多人都可以買到口罩,然後代政府派給基層。當我們未能及時封關的時候,香港人發揮了自救的智慧,選擇信袁國勇,中大統計說,有九成市民戴口罩勤洗手,對抗疫有絕對幫助。如果這叫恐慌,便由得恐慌好了,救人救己唔使有型,救到最有型,所以我覺得香港人好有型。做餐廳的,生意已經艱難,請不要再丟架,跟大隊,出分力,戴番個口罩,好不好?

葉一南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