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16日

雀斑美 - 葉漢良

作者提供圖片

世界真係咁蹺,西方時裝界不約而同地辱華,繼微絲細細矇豬眼之後,還有雀斑面、阿凡達面,傷了小強的心,鬧了好一陣子。還是阿爺英明,一眼看穿五毛心懷不軌,搞低級紅,誤阿爺大事,大概已透過黨媒暫且喝停胡鬧了。

這裏只想談談我們民族的審美眼光是怎樣練成的。

人要培養審美能力,其中一項重要條件,是要對自然界事物提得起興趣、要有勇於自由探索的精神和理解事物肌理的觀察耐性。歸納起來,審美歸根究底還是要靠認真研究學問的態度做修養底子。不過,我們將讀書這項做學問的主要活動之一,一早導入了科舉官僚選拔體制,求學問便被求功名徹底凌駕。這風氣至今仍在,也不多說了。

審美的對象多關視覺與聽覺(所謂Sight & Sound)。我民族的音樂文化發展得疲弱,之前本欄已說過,再說自有點靦腆。打個例,我們用卡拉OK唱流行曲,配樂都會另軌加一條導唱旋律(Guide Melody),因為配樂多採用西方的和弦結構,主旋律不多浮面,要由唱歌者單獨發揮,不識旋律便唱無門。我家人喜歡用卡拉OK唱粵劇的折子戲,於此導唱旋律便顯得多餘,因為配器部份,不論二胡揚琴,或許只差一點鑼鼓,幾乎都跟人拉着同一調子,真是啞的都可以唱得出旋律來。我們對音樂的認識,長期側重於主旋律的「悅耳動聽」,難究音樂的其他內容和複雜豐富綿密的「深層結構」,似距離〈詩經〉年代的唱山歌行為不遠,所以我們那麼習慣聽主旋律、大合唱、一錘定音。有八部樣板戲給大家操曲娛樂,足矣。

說到視覺藝術更騎呢。我看了很多中國畫,有山水、花鳥蟲魚、有仕女圖,有皇上的馬上英姿等。某日時運低赫然想起,為甚麼我們少有反映民間疾苦、描述戰爭影響民生之類的寫實畫?傳閱的,不是歌頌繁華的〈清明上河圖〉,就是乾隆出巡,不然就是花開富貴、百子千孫、五子登科、加官晉爵、福「鹿」重來,諸如此類。仕途不得意的讀書人,也許還會畫畫山水以見胸懷,畫梅蘭菊竹以明志,為自己添點飄逸的仙氣。總體就好像幾千年來,我們都生活在地球上最幸福的樂土。

中學時候讀歷史教科書,見皇帝像個個肥頭耷耳,千篇一律福相,像學看相的面譜,連傳聞長相極醜的朱元璋,坊間流傳的一幅畫像都像福氣帥叔。後來我明白晒,我們的視覺藝術,目的在求吉利,求好意頭,是忌諱文化的產品,也是自我審查的基因。至於女體,則愛皮光肉滑、冰肌潔肉,多痣為賤,搞甚麼雀斑!我們將耳聰目明的的視聽能力收窄到幾個樣板範圍內,所以,要搞創意或設計,便只能剽竊,只能長期停留在山寨和土的層面上。

歐洲英、法、德國,於16世紀打後,湧現大批畫植物的畫家,有些用作書本插圖(Botanical illustration),畫工精細,顏色艷麗,種類包羅萬有,幾乎每一張都是花、草的基理細緻特寫,收集起來,便是一套植物圖像百科全書,是知識和美的結合。審美、和知識自由傳播、和學養是分不開的。

早年,我還可以讀到如宗白華、朱光潛等大師談美學的作品,又或者基於專業背景而發揮的美學欣賞,如搞建築的梁思成,或近世的漢寶德,又或者以漫畫筆觸勾劃生活美學的豐子愷。近幾年,也許是我脫節了,感覺是社會對美學的教育已經消聲匿跡,或者「美白」已經取代了美學,成為了顯學吧。

附圖是筆者前年訪重慶時拍攝的廣場照,現代化建築,大廣告看板都是西方名牌,荼毒了內地人對時尚視覺藝術的審美標準。大眼、高鼻梁、明顴,其實一直都是西方標準。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自侮而不自知,皆因學養不足,亦耳不聰、目不明。有日這些廣告看板上容得下雀斑姑娘,我們的審美眼光,大概便是長了見識。

葉漢良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