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04月12日

溥靖秋畫蛺蝶 - 董橋

南遷台灣的愛新覺羅.溥儒是啟先生的長輩。薩本介新書《末代王風溥心畬》裏說,溥儒五歲那年進宮,慈禧抱他坐在膝上出題目讓他作對聯,他竟然從容對答,慈禧大喜說:「本朝的靈氣都集於此幼童身上,日後此子必以文才傳大名!」五十年代宋美齡想拜溥心畬學畫,溥先生開出的條件是拜師必須行大禮,宋美齡為難,改請黃君璧教畫。薩先生說,在溥先生的潛意識裏,王爺是終身制,拜師事小,「國體」事大,入門不行大禮等於違背君臣體統。我在台北看到過幾幅溥先生畫的工筆觀音菩薩下款偶署愛新覺羅溥儒;我供奉的兩幅觀音一署溥儒一署心畬。
天津張傳倫先生好心,上個月輾轉替我找到一柄溥靖秋畫花卉蛺蝶小扇子,三隻工筆蛺蝶畫得格外細緻,有一隻還描了金,背景繁花倒是淡彩寫意,佈局極為喜慶。溥靖秋是溥雪齋的親妹妹,人稱十五姑,畫蛺蝶最拿手,溥心畬都沒有她這份本事。畢竟是愛新覺羅王府深閨裏的女史,畫名從來不彰,幾部近現代人物名號辭典和美術家書畫家辭典都查不到她的芳名,友人嘉明說連《愛新覺羅家族全書》第八卷之《書畫攬勝》收錄清宗室一百四十多名書畫家裏頭都沒有紀錄溥靖秋。嘉明還說,溥松窗的公子毓嵉設立愛新覺羅網站記存雪溪堂的珍藏,有一些溥雪齋、溥心畬、溥靖秋的畫作可以洽購,卻也隻字不提溥靖秋生平,實在有點不尋常。
溥靖秋畫蛺蝶勝在嫻靜:意態嫻靜,色彩嫻靜,韻致嫻靜,跟我家舊藏于非闇、周鍊霞畫的工筆蛺蝶很不一樣。京派于非闇的蛺蝶太粉,海派周鍊霞的蛺蝶太艷,只剩溥靖秋彩筆下蛺蝶生機盎然:「那也許跟她的宮廷氣脈有些關係,」倫敦一位熱愛中國書畫的老報人說。「受過幽森家教的薰陶,藍血閨秀藝事講究的向來是井然的分寸!」老報人早年研究英國宮廷政治歷史,七十年代在報刊上寫過許多英國宮廷藝術品味隨筆,前幾天我把溥靖秋這幅扇畫電郵給他過目,他來電話說他也珍藏一件老民國的小冊頁,裏頭有一頁竟然是溥靖秋畫的草蟲:「是一九三八年夏天之作,氣韻跟你這幅扇畫一樣寧靜,不畫繁花畫了幾筆雜草碎石,很好看。」老報人說那本小冊頁是五十年代跟劍橋一位中國留學生交換的,一本插圖舊版莎翁喜劇換一本小名家冊頁,實在划算:「那位留學生洋名依稀記得叫彼得,他母親聽說也是清皇族後裔,家裏收藏的文玩字畫似乎不少,帶了一些小東西到劍橋,貴的出賣,不貴的跟人家交換,好玩極了!」

五十年代劍橋那位彼得我錯過了,沒見過,七十年代在倫敦蕭老夫子家見過的那位小姐倒真是愛新覺羅了。四、五十歲的人,皮膚白得近乎人造皮,一張臉像畫得不好看的工筆仕女圖,下筆夠細,線條呆板。小姐禮數周到,人也和氣,識見又豐富,說是長住美國,常去歐洲,家道蕭老夫子喻為「紫禁城的黃昏」:「可是那畢竟是紫禁城的黃昏,不是隨便一條破胡同的黃昏!」過了幾個月,我在老夫子家裏看到她郵寄送給老夫子的小斗方,工筆花鳥,有點靈氣,有點詩意,有點生硬,兩行柳體小楷倒老練得很。「一看看出是宮廷書畫,」老夫子開玩笑說;「每一筆都臨摹,有根有據,無神無采。」那位老報人不服氣,說人家還是用過功的。

溥靖秋的花蝶扇只題六個小字:「靖秋女史寫生」。是寫生不是臨摹,怪不得溥心畬于非闇周鍊霞都畫不出她的蛺蝶。在北京住王府住四合院的花鳥草蟲畫師在院子裏養鳥種花玩蟲很方便,于非闇聽說也喜歡這些;上海洋派些,家居空間也許沒那麼寬暢,周鍊霞那樣的民國美人香閨裏寫字畫畫已經夠忙了,一定沒有閑情侍候花花草草。我向來喜愛她的小畫她的書法,書和畫總是配得很得禮很對稱,功力深,品味高。溥靖秋的字也寫得很好,只怨扇子是小小的小姐扇,花蝶也畫得嬌小,署款那幾個字偏偏大了點,微微弄傷閨秀扇子天生娟秀的韻致。中國字畫講究畫與字呼應巧美,畫小字大,字小畫大,都犯忌,張大千、溥心畬配搭得最漂亮,大字小字行楷工楷要什麼尺寸寫什麼尺寸,分佈在畫幅上左看右看都順眼,何况題詩題詞題識從來貼切。溥靖秋這道功底還嫌嫩了些。

董橋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