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03日

我仍有山 - 蔡東豪

上星期六,大家都知道在我身上發生了一點事。很多人嘗試分析事件由來,包括我的心路歷程,站在我的位置看,感覺是頗特別。忽然成為新聞焦點,朋友關心我在這段時間怎過日子。答案是,在喧嘩紛亂中,我行山。
星期日,我和精B兩位隊友行大東山和鳳凰山。這兩個山對精B特別有意思,當年我們成為超級毅行者,在這裏的操練功不可沒。在香港練山的一個難題,是夏天很熱,不適宜練山,而從氣溫角度看,香港的夏天包括九月。毅行者在十一月舉行,即是能夠在較舒適氣溫作長途操練,只有一個多月時間,一定不足夠。天氣不會妥協,沒法硬碰,毅行者須想辦法智取,那年精B的方法是夏天專攻大東鳳凰。我們發現,無論天氣多熱,大東鳳凰都有風和樹蔭,比行其他地方舒服。之後每年,我們都找機會重遊大東鳳凰,包括全世界在「刮」我這一日。
行山解煩,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跟科學有關。山上氧份高,對解煩有直接幫助。山的靈氣,戶外的空氣,可改變任何心情狀態的人,行山前心情不論多煩,行完心情多數轉好。運動時身體內發出安多芬,令人興奮,醫生也建議情緒病病人多運動。我肯定,行上八百和九百多公尺高的大東山和鳳凰山,安多芬「巴巴聲」出來。行山對解煩有益,是科學。
煩躁鬱悶對身體造成實質影響,有些影響是即時和明顯,有些影響則是延後和隱藏。想知道自己身體狀況,我有方法,是行山。强強弱弱,真真假假,山替我們做全身身心檢查,結果一目瞭然。至於我這日的狀態,是有待改進,畢竟只是七月。
第二個原因跟心理有關。心煩源頭可能是須面對不容易解決的難題,可能是覺得受不公平對待,這時候我們容易迷失方向,需要一個穩定人心的重心。山是誠實的,我們心裏有甚麼難題,山永遠給我們最誠實的答案。天氣多變,人的心情常變,但山不變。山是公平的,我們凡事找藉口,但在山上,問題永遠是在人的身上。
做事我常考慮一個我叫「後悔指數」的測試,做或不做這件事,我會否後悔。我的經驗是,行山的「後悔指數」是零。同一時間有幾件事情想做,我只能做一件,其中一件是行山的話,我一定揀行山,因為行完山之後,我從未後悔揀行山。相反,可以行山而沒行,事後多數會後悔,因為做另一件事一定不及行山開心。
有時,我可能覺得這世界跟我作對,頓時失去一切依靠,但我知道仍擁有山,山不嫌棄我,我從山中體驗到甚麼是公平,甚麼是美好,行完山後我會起身,更強更有自信。
我借機會多謝我的隊友Nelson和Tommy,他們當然知道之前一日發生了甚麼事,但他們隻字不提,我們全程天南地北吹水,這是一種高尚的尊重。行完山我們去沙田吃午飯,Nelson去便利店買報紙,我知道他看哪一份,我忍不住說:「你的隊友做了A1主角,但他沒打家劫舍,沒情挑小三。」

作者財經版昔日文章 http://hk.apple.nextmedia.com/apple/index/15537406

蔡東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