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28日

師 太 - 蔡瀾

插圖:MEILO SO

亦舒用衣莎貝的筆名,在《明報周刊》這一寫,也寫了三十多年了吧。當然,她的小說更早了。
最初見到她時,是一個憤世嫉俗的少女,有點像《花生漫畫》中的露西,一生起氣來隨時讓你享受老拳那種人物,是非常非常可愛的。
我們兩人認識半個世紀以上,但老死不相往來(其實她對任何人都一樣,包括她的哥哥),她的消息,我也只借這本周刊得知一二,這是我唯一知她近況的渠道。
當今,她在大陸擁有無數的讀者,恭敬她的人,稱她為師太,的確,在寫愛情小說,她足夠資格當師太級的人物,雖然這個名稱令人想起金庸先生的滅絕師太,有點可怕。
在最近這篇散文中,她提稿酬事,我相信也有很多讀者想知道的,亦舒說聽到小朋友提議:「書是我寫的,讀者因我名買書,為何只分到十個巴仙的版權費?」
她跟着解釋:書本印出來,需先排字、紙張、印刷、裝訂,這些,都不便宜,出版社還要設計封面、校對、付宣傳費等等。她忘提的是,那廣大的發行網,作者要是自己拿到書店賣的話,車馬費都不夠。
喜歡看書的人,尤其是思春期中的少女,都夢想自己開一家書店,種滿了花,有咖啡、有茶,招待客人,只賣自己喜歡的書。
更高的理想,就是成為一名作者了,口講不出,內心裏也偷偷幻想。男讀者的話,當金庸、倪匡;女作家呀,當然是亦舒了,自以為寫的是嚴肅文學,就要當楊絳,還要嫁給一個名氣更響的丈夫。
大家都當作家,大家都想書一出版,就是好幾百萬本,向羅琳看齊。
崩一聲氣球破了,回到現實,連自己印刷的幾百本也賣不出去。奇跡不是沒有的,但少之又少,當今的網絡作家,就是奇跡。
那到底要賣多少本才是暢銷作家呢?內地的市場那麼大,幾百萬本不行,幾十萬總賣得出去吧?別作夢了,市場是大的,讀者是多的,就是不買書罷了,大家上網看去,實體書能夠印得上十萬冊,萬歲萬萬歲!
五、六萬本已是厲害得很,大陸市場,有些書還沒一個彈丸之地的香港賣得那麼多。他們有的是讀者,但他們的發行做得相當的落後,除了幾個大城市,賣書的地方不多,鄉下根本沒有書店生存,數量非常有限,以寫作為生,靠賣書發財,都屬奇跡。
亦舒的小說在大陸,銷路和香港一樣穩定,每天勤力地寫,出版社照樣出書,在《明報周刊》,數十年不斷地刊登她的長篇小說。
幾個月便能聚集出版一本書,根據出版的資料,亦舒在「天地圖書」一共出版了三百一十本書,小說有二百六十一本,其中長篇小說佔大部份,短篇及中篇小說共七十九本,散文集四十四本,散文精選集五本。
最新作品叫《森莎拉》、《珍瓏》和《這是戰爭》、《去年今日此門》。《寫作這回事》這本散文集讓讀者了解她寫作的心得和經驗,是一本非常難得的書,如果對寫作有興趣,又想當作家的話,一定要買本看。
負責編輯的是吳惠芬,當劉文良先生在世時我常上他的辦公室,外面坐的就是這位小姑娘,當今她已是天地圖書的要員之一了,編輯亦舒的書,少不了她,貢獻鉅大。
除了《寫作這回事》,吳惠芬還編輯了幾本談及亦舒逸事的書。《無暇失戀》談愛情與兩性關係,《紅到幾時》談工作和事業。《我哥》圍繞倪匡兄的趣事,以及《紅樓夢裏人》專寫亦舒閱讀《紅樓夢》的心得和見解,研究紅學的人非珍藏不可。還有一本新的未出版,講亦舒的喜好,另一本有關她的人生經歷的,會繼續推出。
在二○一七年,國內電視劇《我的前半生》改編自亦舒的經典作品,再次成為眾人的熱議,接下來可以改編的還有很多很多,像一個挖不完的寶藏。
亦舒小說從不過時,三百多本中沒有一冊是重複的,連她哥哥也驚歎道:「我的科幻天馬行空,什麼題材都可以寫,有取之不盡的泉源。我妹妹的,寫來寫去,不過是A君愛B君,B君又去愛C君去,那麼簡單的關係,一寫就可以寫成三百多本書,叫我寫,我寫不出!」
日前因為寫這篇稿需要一些數據,和吳惠芬聯絡,她問及當年在《東方日報》的專欄版「龍門陣」中,有一個叫《一題兩寫》的專欄,由亦舒和我每日在左右寫一篇同題材的,而出題由誰負責?
這是多年前的事了,是誰出題我自己也忘了,依稀記得是當時的老總兼編輯周不先生提的,其中有一篇吳惠芬印象極深,是《何媽媽》,亦舒和我都住過邵氏公司的宿舍,也得過何莉莉的媽媽照顧,我們兩人各自發表對她的觀點,令讀者留下深刻印象,可惜內容已找不回了,要聚集出書,是不可能的了。
時常想念這位老友,今天東湊西湊,寫成這篇東西,當成問候。

蔡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