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30日

敬陪末座 - 蔣芸

朋友說好險,最終她的文章沒有出現在某一份刊物上,人家之前是請了她的,但不知為什麼,她只覺得不安心,又覺得自己所寫出來的並不如己意,最後未曾交卷就此謝絕。
後來打開刊物一看,驚出了一身冷汗,有如在一個宴席中發現前後左右坐的都是不搭調不同道的人。我有些明白這種感覺,不久前不是有位老友撰文提到他最終不肯欣然赴會,只因為得知了座上有位他不那麼願意見到的非我族類也同時被請了嗎?既請我又何必請他所以謝絕。所以說吾人在江湖行走真的要小心,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般信奉相見也無事,請人或被請都是如此,反而有事要託人,一個電話或一封清心直說的白紙黑字可也。若是一個不留神,去到某個場合,主人家有備而來,且事先並未坦白相告,心目中有其主角主客,本來主副並不重要,但莫名其妙的在座了,竟成了幫閒的角色,太無謂了,這樣的一餐飯吃來幹啥。
對於我而言,一點也不介意與人為善,若有人要我幫幫口、伸伸手,小事一樁耳,能做就做,不能就明說,但總要人也事先講明白才好,怎能隨隨便便的擺人上台,就算是敬陪末座也尷尬。
你看那天,那幫人離場說要等埋發叔,那發叔的一張老臉,在公眾場合出現的發叔幾時有那般難以言傳哭笑不得的表情,又訥訥不能言,灰頭又土臉的臨晚境而有此千載難逢之一剎,無端端成為大英雄或大罪人,那表情說的正是他做夢也想不到的無言的真心話吧。

蔣芸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