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0月28日

蘋果樹下:貝葉掛毯 - 西西

看書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我偏愛創意的小說。在書店裏,哪一本才是有創意的新作品?差不多沙裏淘金。許多時,淘的還只是一大堆沙。所以,英國最近設立的「金匠獎」(Goldsmiths Prize),讓我高興得跳起來。因為選拔的首要條件:必須創新。第一屆進入決選的名單公佈,共六部。只有兩位作家的小說我讀過。怎麼創新呢?我立刻訂了三本回來,收到後先讀第一本:菲力.泰里(Philip Terry)的《掛毯》(Tapestry)。我很喜歡掛毯,這是西方傳統手工藝,正確的說法,它是「掛在牆上的毯」,或者「畫毯」。歐洲中世紀的貴族住在堡壘中,冬日冰冷,人人穿着厚厚的衣服,而堡壘的牆,就掛上畫毯。畫毯由彩色羊毛織成,保暖,又華麗。
芸芸名織,有三件最突出:一,《貴婦與獨角獸》,共六幅畫毯,現藏巴黎克利尼博物館。我看過,真是精美極了。二,《西西里王加冕時披的刺綉斗篷》,現藏維也納藝術博物館分館。多年前我特地去看,在館裏找了一個小時,問管理員才知在另一邊的分館,但已近休館,只好放棄。三,《貝葉掛毯》(Bayeux Tapestry),現藏法國貝葉大教堂,每年在聖約翰紀念週才展出一次。我到法國總沒有遇上。泰里的小說,寫的就是貝葉掛毯。所以我先看這本書。
這畫毯在十一世紀製作,其實不是羊毛織品,而是一幅極長的刺綉畫,寬半米,卻足足有七十米長(231呎),比528厘米長的清明上河圖長得太多了。清圖是同一時空的並置,這畫毯,則線性地發展,如同一部連環圖,由五十五幅畫連接,修女都是縫紉高手,按照技法原本很平庸的畫稿,分工合作,用針織述說一段中世紀的重大歷史,妙在同時反映她們的生活,於是出現鳥獸、花草,其中一幅,更出現哈雷彗星。十一世紀初,撒克遜的英皇愛德華因為沒有子嗣,派遣哈洛伯爵前往通知諾曼第的威廉公爵,將來由他承繼自己的帝位。哈洛完成任務,並助威廉抗敵,受封為武士。可是愛德華駕崩後,哈洛卻自立為王,導致諾曼人與撒克遜人交戰。哈洛在黑斯廷戰役中陣亡;威廉最終登位,開啟諾曼王朝。
泰里如今依循綉象,用文字重述這段歷史。織綉經過年月的侵蝕、損壞,以及修補,有的圖畫失跡,有的移位,有的不知上文或者沒有下理,這些,好極了,正好由小說家發揮想像。不同的章節有不同的敍述者,一個接一個,在編織的過程裏流露編織者自己,她的心事與關懷。在畫幅的邊緣添加了許多奇奇怪怪的圖象,彷彿不停旋轉的走馬燈。所以作者不單寫實,還寫意;原本的史事,加上了重重印跡。最特別的,當然是全書均用古英語,初看不習慣,但連繫上下文,也就看懂了,並且覺得合情合理。這有趣的書,會得獎嗎?

西西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