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24日

記陳毅懸賞令 - 許禮平

作者提供圖片

日前,報載陳毅之子陳小魯的死訊。但牽人緬想的,却是陳小魯那逝去五十六年的父親。父子同享壽元七十二,那是「同此千秋」。但論功業,却說不上「各有千秋」。因陳帥的「千秋」早有公論,而名父之子却是難乎為繼的。名父子之不易為,於此可見。
我景仰的舊日風雲人物,陳毅是其一。我之所以强調「舊日」兩字,是因上輩的風雲人物,多帶有一種人文風尚,多是能上馬能殺賊,下馬可題詩。而目下風雲人物,則多是科技專才,這對改革建設固是有利,但就欠缺了上輩的風雅了。又何況,政治的本身,又何嘗不是一種藝術和風雅。所以筆者之於陳帥,自有崇敬的心香一爇。
郭沫若說過陳毅是「將軍本色是詩人」,一句說到位了。陳帥是一種革命風範和傳統風雅的結合。他的文采,胸懷,每讀《贛南游擊詞》便令人心焉向往。他那種處事不驚、不躁,淡然在生死邊緣上,那「險夷原不滯胸中」,是很高的哲人境界。
作為蒐藏者,我一直希望蒐到陳帥的有關的文獻。苦經多年,終得一間接文物,那是來自敵方陣營的「賞格通緝令」。正因來自敵對陣營,這類文物是有一而不易有二的。我這心理,和錢化佛冒險偷揭敵偽告示的心理相同。
該懸賞令是紙本,高四十二公分,寬二十九公分,楷書直行,頂端「懸賞」兩個大字,居中是陳毅頭戴平檐帽照片,精神飽滿且富英氣。
標題兩行:「懸賞伍萬元捉拿 共匪要犯陳毅」,內文六行:「共匪要犯陳毅,身高五尺一寸六。濶額垂耳,四川口音。無論兵民,須一體協緝。拿獲者賞金伍萬元,打死者賞金肆萬元,報信者賞金貳萬元。務獲歸案究辦!」下署:「中華民國二十四年一月」。下鈐朱文關防長方印文是:「江西省勦匪總指揮部印」。
按:通緝令署年「中華民國二十四年一月」,即一九三五年一月。其時是紅軍主力西向長征。而項英、陳毅、龔楚等則率部從中央蘇區突圍到江西信豐縣油山地區。以「統一指揮,分散行動」為原則,要開展南方以後的游擊戰爭。唯其時已與中共中央失去聯絡,那形勢是險峻的。據龔楚回憶是:
「由一九三五年一月起開始清剿工作。由於蘇區紅軍戰意消沉,又缺乏糧食,且采分散游擊之計畫。當國軍大舉進攻時,除了江西軍區曾予堅強抵抗外,其餘紅軍部分散游擊或潛伏保存實力,避免與國軍作戰。由一月至三月這一期間,中央軍區紅軍及地方武裝被國軍搜剿消滅甚多……三月初旬,贛南軍區之紅軍千餘人由蔡會文率領,向南突圍,被粵軍截擊,傷亡慘重,僅存三百餘人,流散至湘、粵、贛邊區游擊。閩、浙、贛區紅軍總指揮項英及政治部主任陳毅率領紅軍二十四師之一部於三月中旬流竄至粵贛邊區之猷山(油山),以後就潛伏大庾山脈山區。」(見《龔楚回憶錄》)
但更危險的是後來龔楚(軍委總參謀長)的出走和叛變。一九三五年十月,龔楚叛變之後,在敵軍的安排下,設局邀請正在北山的陳毅去湘南游擊區指導工作。但詭計被游擊隊識破,雙方即時展開搏鬥,結果游擊隊損失慘重(史稱「北山事件」),特委何長林被俘叛變,並隨着龔楚,即是新舊兩叛徒,一起設計誘捕陳毅和項英。幸陳毅已得先聲,與項英從北山向油山方向轉移,最後闖出梅關。出梅關是件極為危險的事。梅關是廣東的狹窄而悠長的石磴北門,古道崎嶇,是南北交通咽喉。就在項英、陳毅建立游擊根據地之前的八十四年,太平軍和清軍就在此作了長時期的拉鋸戰,而梅關是有重兵駐守。項陳在梅關四十里外隱蔽了兩天三夜,最後決定出其不意,捨小路而走大路。於是月夜經大路過梅嶺,這是兵行險着。成功後,陳毅詩興大發,賦《偷渡梅關》詩。
以上,說的就是「懸賞令」的時代背景。
過梅關是險着,陳毅當時抱必死的決心。他的詩中有句「斷頭今日意如何?」又說「此頭須向國門懸」。他屢用「頭顱」比喻戰死,該沒想到他頭顱早已有價了。那就是懸賞五萬!
戰前的五萬大洋不算小數目了。試聯繫當日的物價而言,是可以略得梗概的。查一九三五年香港政府房屋委員會的調查報告,香港熟練工人月薪三十至七十港元,非熟練工人月薪十五至二十四港元。一九三五年的廣州,一般工人月薪五十元左右。一個普通家庭三四口人,每月生活費是三、四元。同年廣州市政府地價調查,最貴地段逢源路,地價每平方米七十七元,一套八十平方米的房子約萬元。伍萬大元可以在逢源路買五間屋,算是一筆鉅款了。
不過,國民黨的賞格,是未必能真的到手。在此插說一段故事。是一九三二年秋,紅軍第七軍第三縱隊司令員韋拔群被殺後,桂系軍長廖磊將兇手韋昂全家接到東蘭縣城,再轉移柳州,廖磊將懸賞的花紅錢一萬元存入廣西銀行,只准韋昂取息,不准動本。後又在這筆錢內取出了一千多元,給韋昂在柳州培新路買了一座房子,房契由軍部保管,只能按月收些租金,不准變賣,這座房屋出租和營業的事,由軍部政治指導員黃漢鐘專門負責代管。韋昂對這一萬元的「花紅」,就像水裏的月亮可望而不可及。往後韋昂就住在柳州,靠這些銀行利息和每月十多元的房租,維持全家過生活。(詳見原新桂系第七軍軍部少校參謀沈詒《一九三二年秋廖磊第二次率部進犯東蘭、鳳山和謀害韋拔群同志的經過》)
現在「懸賞令」上陳毅的頭顱有價,是韋拔群的五倍了。當年名列懸賞通緝的「共匪要犯」,最「巴閉」的是毛澤東,生擒十萬元,獻首級者八萬元,其次為周恩來,生擒五萬元,獻首級者三萬元。可見陳毅的頭顱與周恩來同價。
(注:本欄每周由不同作者執筆。)

許禮平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