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1日

美麗的失敗 - 郭梓祺

Getty Images(Getty Images)

周二晚,電郵傳了些東西給幾個朋友,友人B大概覺得無聊,回覆:「等睇利記反勝無嘢做?」我答:「今晚唔睇了……睇個勢,都係再度的beautiful failure,一無所有,明明咁嘅分數在別季一早是英超冠軍,成件事太利物浦。」利記在歐聯首回合,零比三不敵巴塞,晉級機會也渺茫。深夜,女友問會否捱夜看,我仍答不會。

最終當然食言。一直沒睡,半想着球賽,也想到要寫今周文章,跟友人S閒聊:「諗緊寫利物浦反勝巴塞和拿聯賽冠軍的平衡時空,但好似太無聊。」他說:「呢個正喎,立法會也可平衡時空,南北分治,足球有何不可?」題目想好,〈美麗的失敗〉出自利記領隊高普(Jurgen Klopp)的在次回合賽前訪問一段話:"Just try, if we can do it, wonderful; and if not, fail in the most beautiful way." 當然,利記早就很懂得、甚至太懂得輸,招式層出不窮。

我喜歡聽高普訪問,畢竟自稱"The Normal One"(對比"The Special One"的摩連奴),睿智說不上,但平凡中有種開揚,往往一個笑容兩句閒話,便撥走壓在球隊的憂慮。次回合的困難不單在比數。曼城前一晚再度勝出重回榜首,利記很大機會辛苦一年仍失卻英超冠軍,士氣受挫。加上巴塞早拿聯賽冠軍,上場為留力用上全隊後備,反觀利物浦的「埃及文明」(佩服香港記者的改名方法,「埃及」是沙拿,「文」是文尼,「明」是費明奴)因傷三缺二,要用兩個很少出場的後備頂替。記者問高普,打算入三球還是五球?因在「作客入球優惠」下,只要作客的巴塞入球,利記須入五球才可晉級。高普微笑說:"Five goals? Ah, they scored already in your mind."言下之意,是在他心中根本沒想過巴塞會入球,或最少想跟記者和球員展示這氣魄,誰說美斯可再入球?也對,「利物浦鋼門」不再是水火不容的矛盾修飾法(oxymoron),已很感人。記者又問,上次完場,他跟射入世界波的美斯說過什麼。高普答,忘了,但笑說可能是"why did you do that?"不是how,是why,幽默感真重要。

高普在記者會的結語也精彩,輸贏也好,至少要在這晚"celebrate the situation with good football."他當時應不知道這「慶祝」不是比喻,是現實,不用加時,不用十二碼,乾脆四比零反勝,美麗的成功,命運的風向舵一擺,輪到巴塞尷尬出局,步步建立被反勝淘汰的宿命。最有趣的,是利記入兩球的後備中場Wijnaldum,上回合做了臨時前鋒沒入球,今仗也因正選傷出才有機會入替,平時常歡笑,陽光燦爛,今場賽後訪問卻不止一次強調"angry",不忿退居後備坐冷板,才乘着這團火一再入球。世事之難料也如此。

英超只餘周日一場,利記就算贏了,雖有驚人的九十七分,也大有機會以一分之微飲恨屈居第二。可幸有歐聯決賽,把這奇特的一季延長至六月。上季利記在歐聯決賽慘敗給皇馬的記憶猶新,難忘在酒吧一起睇波的兩位詩意大叔,出醜的型男門將已給發配海外一整年,據說球會拖糧沒工資,人生好像變得很悲慘。事有湊巧,今年歐聯決賽地點正是馬德里,利記可以別的方式報一戰之仇。會贏嗎?去年歐聯決賽前,曾有記者拿高普開玩笑,他對上五次歐洲賽事的決賽都輸了,今年更彪炳,變成六連敗,高普上回這樣應對:"From now on every body is reminding me that. But you have to go to the final to win it."去不到,就連輸的資格也沒有。今次將是終極美麗的失敗、最突兀的反高潮?利迷只好說:呵呵呵!

(隔星期六刊登)

郭梓祺
電郵 :
untunedsong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