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3月14日

開心地變強 - 郭梓祺

《羅馬浴場》(作者提供圖片)

幾年前看日本漫畫家山崎麻里的《羅馬浴場》,有一格印象特別深,昨天想起,不是看了《Sims 4》玩家自製像真的阿部寬,而是因為跟物理友人Lok閒聊。

Lok是物理學博士,後來轉攻哲學,幾年前已在大學教科學哲學、邏輯和工程學等, 知識範疇廣闊,我不時找他問東問西,他總耐心指教。那晚他卻說:「這幾年眼界開闊了,開始接觸不少新topic。我學新嘢表面那層通常幾快,但每個topic都是無底深潭,感覺好疲累。有種恐懼感,覺得個坑深到無倫,自己如何努力也不能理出個頭緒。」

我說這恐懼感我從來沒有,老早已知道太深的事物與我無關:「只求整體唔好太蠢」。他說:「依家望返轉頭,那驅動力是『儲齊一套』的慾望,同想買齊十二黃金聖衣的慾望是一樣的。」我回覆:「咁你都明有幾難,除非屋企好多錢可任買,正常人都是極靠運氣,有一兩件心頭好已滿足。」

但正是他說的恐懼感,令我想起《羅馬浴場》的那一格「開心地變強」。知道這漫畫的人應不少,時代設在羅馬皇帝哈德良(Hadrian)時期,主角路西斯是個專門設計浴場的建築師,常苦腦如何改進,每遇阻滯,在水中一失足就穿越到現代日本。他以為那是蠻荒,於是把從這班也喜歡溫泉的「扁臉族」身上見識到的東西帶回羅馬,改進浴場。但說穿了,這也是把日本生活陌生化後,再回頭讚頌其講究和品味,路西斯吃過日本溫泉蛋和冰凍水果牛奶、試過日式自動馬桶等器物,總是臉上一驚,然後坐下哭泣,感到莫名挫敗:「身為羅馬人的驕傲又動搖了。」

在第二期,路西斯遇到的問題是浴場小孩太多太吵,令人無法放鬆。怎好呢?他在水中一摔已穿越到日本,眼見扁臉族小孩在溫泉樂園的滑梯邊大叫邊滑下。路西斯誤以為那是扁臉族人鍛煉小孩的裝置,自己試玩:「很恐怖,卻很愉快!」覺得可以練膽,卻全不覺得在接受艱苦訓練:「無論是孩子還是大人,都可以開心地變強!」我覺得這句話深富象徵意義,簡直在講「日本漫畫」本身,總能把常人望而生畏的知識,用出奇歡樂的方法傳達,偶爾會有種不經意的偉大。

儲齊十二黃金聖衣太難,有十二聖衣的精美照片過過癮也不錯。不是嗎?我喜歡山崎麻里每隔幾回就寫篇文章,講解自己的文化觀察和寫作過程,她深愛前輩漫畫家柘植義春,羨慕他走訪過充滿鄉土味的各式鄉村浴場,創作時便重尋其足跡到訪那些溫泉;她和編輯一起到專門公司研究浴缸,看見編輯躺在空浴缸中放肆地擺出各種姿勢,即想像哈良德要是來到這裏,肯定會一樣;就是剛才說的溫泉樂園,她也要克服滑雪骨折的恐懼在滑梯滑下,「只為了忠實地描繪出,在只有馬這種交通工具才會產生速度的古羅馬世界裏,路西斯體驗滑水道時到底有什麼樣的感受。」這是專業,更是愛。

山崎麻里也在文中順道講解羅馬歷史,如哈德良在羅馬皇帝中尤其喜歡泡浴,富藝術氣質,屬「五賢君」之一。我後來看到英國古典學者比爾德(Mary Beard)寫的一篇哈德良傳記書評,她果然就用其浴場軼事作引旨:有次哈德良到公共浴場,看見一個老兵靠牆擦背,問他為何如此。老兵答,沒錢請奴隸擦背,只好這樣。哈德良立即送他一隊奴隸和金錢。數周後,哈德良回到浴場,看見一大班老人都在靠牆擦背,當然為博皇帝賞賜。但他不笨,只反問,你們沒想過可互相擦背嗎?

比爾德說這軼事其實隱含了羅馬人對賢君的標準,要慷慨,更要聰明和親民,所以哈 德良沒被騙,而且是到百姓的公共浴場,有趣的是讀這文章時,哈德良在我腦中浮起的臉孔始終是《羅馬浴場》那一張,反而更想看比爾德寫《羅馬浴場》書評,那莊諧 的落差,應會像漫畫第三期封面,身體痛苦扭曲的著名雕像拉奧孔(Laocoön),正戴着一頂浴帽在享受洗頭的樂趣,很恐怖,卻很愉快。

(隔星期六刊登)

郭梓祺
電郵 :
untunedsongs@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