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9月15日

八月十五夢至親 - 鄧達智

媽去後,四年有多從未入夢,想無掛慮仙遊幸福。
天未光,抱恙幾天,掛念節前工作突醒,即伏案未停。
數小時後躺下小休;老屋大門前,似童年老日子晨光,媽坐小藤椅上,手沒停地跟我答和。
忙碌何物事未看得清楚,神色帶幾分憂慮,話題環繞近期從工作到家庭不睦兄弟糾紛……
啊,她都知道!
攰得七零八落和衣入睡,夢中見自己身軀斜倒一邊,偏離印象中四平八穩,慢慢移動襤褸軀殼,邊吞氣細答:
媽,我很攰,能做的,能揹負的,都全做了。任何正常人能奉獻的,我都盡力而為,再無能力擔帶……不要再要求我做大佬,我也很想做做細佬!
回望長巷陽光融為一團,忘記問我媽;你最近好嗎?看見過誰?爺爺嫲嫲見到嗎?就這樣消失,醒了。多苦惱?四年多、沒有一天不曾想她入夢來,未聊浮生細語,卻關顧了千古不移難解煩惱!
好想告訴她;有爸、尤其媽在,家才得維繫。
媽走後,失重心;那家告終各自散去。
樹倒猢猻散,原來不一定指財雄勢厚、家族大業;是父母的凝聚力,他們在,一切先放到一邊做好做歹,真、假都好,盡量蓋。
他們離世,有幸家人仍團聚吃頓年節飯,已經命幸。不要再強求傳統的所謂團結,世情不再一樣。
如若連飯聚都多餘,也無所謂,反正陪伴你來到世間的,是媽媽。
她走了,好好認清楚;孓然一身,只有你自己一個!

鄧達智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