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5月29日

粗口MTR - 陳也

在地鐵講粗口,罰款五千,銀碼相當濕碎,排隊打尖都要罰二千,將腳放在座位上要五千大元。不知道五千元是逐隻腳計還是開雙計。假如是每隻腳盛惠二千五,比任何名牌靚鞋都要貴。而最荒唐的是,在地鐵演奏樂器,同樣會被罰五千。音樂陶冶性情,音樂家地位超然,地鐵卻不歡迎翻版李雲廸或者郎朗,只要這些音樂發燒友一時技癢亮出樂器來,就會觸犯法例,跟粗口爛舌的乘客劃一罰則。這樣看來,講粗口的懲罰,算是手下留情了,有銀用的爛口族,勝在罰得起,可以當地鐵法例無到了。
地鐵的粗口族在罰則之下,很快分裂成兩種階級,有銀者照操他媽的下去。無銀用那批「窮粗大」,唯有封嘴,或者自備口罩,在口罩後面喃喃爆粗,除非有心裝彈弓,否則難以識別,粗口罩內,到底是男女性器官大合奏,抑或是愛國潮流rap歌賀回歸。
廣東粗口離不開那些XYZ,上一輩講過,後生一樣跟隨傳統,很少開創粗口新領域。粗口沒有與時並進,再講下去,相信很快能夠列為方言中的一級古蹟,甚至會有社團申請廣東粗口做聯合國非物質的人文遺產。講真,粗口比涼茶更能反映社會狀況,沒理由涼茶可以,粗口就不能「申產」。地鐵如何界定粗口呢?有廣東話專家說「頂你個肺」是粗口,下次繁忙時間你用八達通入閘時機器突然故障,記得改口說,頂你個十二指腸或者前列腺。

陳也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