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6月03日

非常無可能遺忘 - 陳也

「往事並不如煙」的國內作家章詒和曾經狠批,八九六四當年的學生領袖,是中國所有學生運動中,能力和操守最差者。說這種話的時候,樹仁學生會還未毒罵支聯會是老鴇龜公。中大學生會會長近日形容六四維園燭光是「好暖、好熱,有時會滴到手。但會否滴到共產黨,燒死共產黨,是非常無可能的事。」章先生假如讀到這些,怎麼說法?能力?操守?一浪一浪,千古風流,已成肉醬?
年輕人以支聯會做靶,拆大台之心強烈,事關拆共產黨這個台霸,學生再勇武N倍,都「是非常無可能的事」。退一步,挑支聯會軟的掐,中年人欠年輕人一個上位機會嘛。支聯會這批老餅,年年包年輕人底,示範薪火相傳,但年輕人只想燒死共產黨!經歷過六四屠城的老餅,憶起吾爾開希和李鵬的世紀平起平坐那一幕,搖頭苦笑,十一個學生會只是二度模仿了吾爾開希的舊角色罷了。
然而年輕人挑錯機,支聯會不是李鵬!每年六月不是被旅遊就是遭軟禁的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說「活着就得堅持」,我們以燭光回應:活着,非常無可能遺忘!

陳也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