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11月21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蘋果樹下:黑箱作業 - 陳嘉銘

聽說你被帶到這裏時,慌得亂跑,然後瑟縮一角;後來有人取來吃的喝的,讓你安心進食,才向你慢慢靠近,互相感受親厚。畢竟,你被困在密封紙箱裏超過廿小時,如同荷里活電影的綁架情節,荒誕卻教人心寒。是故你對人失去信心,是可以理解的。
說的是僅有數月大的小貓「劉紫霜」,由香港群貓會救出時,已被留在紙箱裏將近一天,因此被配上一個極反諷,可又很有文學氣質的美名──劉紫霜(留紙箱)的主人以為在密封紙箱外貼上一句「內有貓仔請照顧」就是愛貓行為,可差點就成了殺貓兇手!
我城動物殺手多得如冷酷異境:把貓如足球亂踢的秀茂坪少年雖然被捕,可把貓切肢的,開肚的,卻逃之夭夭。有形兇手難找,無形的,更如神秘力量。
那是海洋公園奇觀館──其實都是個碩大的箱,即使並不密封,可玻璃幕牆穩如純鑽,通透,卻不是裏頭游魚、兩棲或巨鯨哺乳類等動物,真箇可穿透到海洋的自由天地。劉紫箱被救後一天,六條瀕危的鎚頭鯊,就在七小時裏在那個碩大水箱相繼離奇死亡,事隔一周才被揭發那是臭氧感應故障,使臭氧副產品超出水平,引致鎚頭鯊鰓部和腦部受損死亡。然而同時被揭發的,竟是八十條太平洋藍鰭吞拿魚,亦在過去三年裏逐一去世;前者死得嚇人,後者卻被說成「無危物種」,所以遲了公佈,也像不必公佈,理所當然!
一個紙箱,一個水箱,原來都是黑箱;人可以是獵物兇手,可現代社會更是罪無可恕的源頭。現代社會興起,在社會學的討論裏,緊隨殖民主義,就有工業革命,然後資本主義把人帶到城市生活,人與自然界及動物的關係從此改寫。本來,人會為食物而畜養和獵殺動物,體認到人與萬物的相生相尅;及至殖民者航海,見他國奇珍異獸,如獲至寶,於是把牠們運回帝國,讓子民凝視鑑賞──如果博物館是為展示攻克他國的戰利文物,那動物園就是為了培養異國的猩狼虎鹿。觀賞動物,早於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希臘、羅馬或中國等古國已有,但以西方博物館方式規管動物,卻多了一層殖民面紗。
來到海洋生物館,其實就是動物園的延伸;由原本航海隊伍帶人出海觀看動物,因建築技術成熟而把海洋生物帶到陸上「水箱」,則近至六、七十年代由歐美澳紐一直開到香港。從此,不少海洋動物就在茫茫然下,被大輪船大飛機載到大水箱裏;他們為此拚命游動,不為取悅觀眾,卻以為有天可以游出遼闊海洋。
把海洋生物留在水箱有欠人道,把動物帶到現代社會的城市家庭,更是扭曲生態。當下被以為可以讓人類與動物共生的窩居,似乎「歡迎」任何物種,貓狗鼠兔蜥蟲無一倖免。然後照顧煩了,繁殖多了,四方斗室容不下了,被遺被虐,就是動物唯一可以逃離黑箱,直達極樂的機會。
當然愛護動物的人不少,可是把牠們帶到人類家居的一刻,本就預示牠們與自然之間,弔詭地被箱子區隔開來,多了界線。樂極,總有生悲的面向;劉紫霜今次可幸被救,然而不幸的生與死,其實更見於整個地球,對待大自然的黑箱作業。

陳嘉銘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