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09日

傭人與狗 - 陳嘉銘

她憂憂看着平躺地上的金毛尋回犬,異常沉默。有幾次我的小狗走過尋回犬身邊,作勢逗玩,可這頭大狗亦像有鬱結,只稍稍欠身,連尾也不動;她看到只默默無言,凝視着牠,亦偶爾望向遠方。
她是個外籍女傭,而我卻從無稽考她來自東南亞哪個國家,反正我家附近,就多見她們的身影,好些更在早晚帶着家中僱主的狗,到花園散步閒坐。說是僱主,就是狗的主人,字面寫來就有種奇怪對等──僱主亦是主人,而傭人與狗,相對來說就同樣像被處於從屬位置。
我碰到她很多次,她都是憂憂無言;直到我發現這個「她」根本不是單數,卻是「她們」,我就知道,那是她們的帶狗「習慣」,都見靜默。
她們與親自帶狗散步的狗主不同,後者遇見鄰人都會嘻嘻哈哈,大打招呼,而即使獨自帶狗,也會微笑。傭人帶狗,卻少見雀躍。我曾經以為,雖然狗狗可愛,可對她們來說或非樂事,所以帶狗上街就是「嫌惡性工作」。
不過有次當我看到一個女傭,把一頭肥胖西施仰天抱起,不停親牠毛茸茸臉頰,我知道,她把小狗當成孩子──就像我們好些愛狗主人一樣。然女傭又為何把僱主的小狗,當成孩子?甚至是自己的孩子?這是她的反常,抑或是一種複雜心理投射?
後來聽外婆家的印尼女傭說,她的小孩今年已三歲大,可在小孩剛出生後,她就離鄉別井,為求賺取生計而到港幹活;她久久不敢回國,就是怕見親兒而不捨離開。最後,她在港見到小孩小狗,都特別鍾愛,因為她感覺像看到兒子可愛的臉。至此我明白,為何那個把西施狗親得如同孩子的女傭,會有莫名熱情──是她也有同類經歷,讓她看到僱主的小狗,而想起遠方兒子嗎?抑或,溺愛小狗,讓她彷彿感到,當中有種與遠方家人的模糊親密感?
對於我們在香港城市而言,養狗畢竟太容易了;致使不少人養狗養貓,只待牠們是寵物玩物,而僅僅在家抱抱貓狗,就覺得快樂!當中更有些人,把帶狗上街,視為僅僅讓狗隻大解小解的過程,是故把帶狗上街,交由家傭負責。
然而原來傭人與狗,由僱主/主人的家走到街上,可能就此走出了不一樣的旅程。狗與人相處而快樂,家傭亦就此投射情感,而比僱主/主人更會把牠視為己出。這是前述一類寵養動物的人未必可體會到的,傭人與狗的感觸;他們甚至會以為傭人帶狗上街,只是職責所在。
那個帶着尋回犬的女傭,仍然多見沉默,可我卻看到她身旁的大狗,一朝一夕為她分憂;慢慢我發現,他倆都愛望向遠方,如同一起沉思──那不是因為從屬位置叫他倆連成一線,而是默守相伴,就是無聲支持;與狗有情,豈只抱抱,正是如此。

陳嘉銘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