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1月2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豚團轉 - 陳嘉銘

我曾在紐西蘭觀鯨,跟隨小船出發,由船長指導,叮囑靜候;朋友用遠焦鏡頭,拍下千米以外巨鯨擺尾。從照片可見,那拍下的瞬間,只是一個小點,即是說在長鏡頭特寫下,所攝的原來真有一段長距離!我曾無知提問:何不駕小船追近巨鯨,有助拍攝?
問題不當。因為船長告訴大家,觀賞動物,前提是不可驚動牠們。海中鯨豚,感官遍布全身,由聲音到磁場,盡是刺激,而船的埋身,是機器「擾民」。是故要船朝鯨直駛,即使小船未到,卻因船舵翻動,勢如「傷人」。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個婉轉說法,因為鯨豚感官敏銳,小船縱在千米以外,對牠們來說,近如咫尺;觀豚賞鯨,要滿足人眼的短視焦距,任你把船駛得如何保持距離,都是騷擾。
所以看到上周大澳水域的受傷白海豚照片,我一邊傷心,一邊驚訝──那是怎樣的距離,才可以把白海豚的背部橫向切開?牠肯定不是跟同伴打架爭地盤,卻是有賞豚船圍觀,卻變成圍剿,最後就是照片所見的傷口!更驚心動魄處,是單看照片,不可能認出那是海豚背部,只有一團爛肉;若非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指出那是仍然生還的海豚,觀者根本不可能理解到,那爛肉是個勉力游走的生靈。
照片所見傷口,畢竟都是人類肉眼的短視觀察,卻未必會想像到,那是多艘賞豚船,滿有英雄感的追趕,像以獵鯊姿態,圍困海豚所造成的結果。那真箇是由聲音到磁場,再由感官到心靈的暴力傷害!
因為動物受虐,坊間不停在談論如何加強立法,甚至成立動物保護機關的時候,然而最可憐的,莫過如是在香港水域的鯨豚,因為牠們就像邊緣角色,在眼不見為乾淨的人類視野想像下,不被保護。
受虐貓狗,如有照片作證,我們當然為牠們吐血的斷肢的,楚楚可憐的外觀,悲天憫人!有人會為此發聲,甚至忽然動保,因為影像震撼,刺激良知。可是鯨豚隱身海中,拍攝不易,只有被船舵剷中而尚有力氣的,才有機會冒出水面被拍,引起聲援;可惜人為傷害,有的死有的傷,未有留影,自然不被關注!而政府連續幾年的大興土木──港珠澳大橋、航運碼頭、機場第三跑道,甚至迪士尼擴建,都被說得有多重要而建得有多急切!隱身於海,因如此發展而被圍困性命的香港鯨豚,就更加隨時死光!
香港不會為了起樓而趕絕貓狗,卻會為多出大橋、碼頭、跑道與樂園,任得鯨豚死無葬身!可原來觀賞船隊與發展土木,都在做同一件事──圍着鯨豚團團轉,然後鯨豚被割爛肉的多,擱淺成屍的更多!由此我回憶起在紐西蘭觀豚,想起被叮囑的靜候,原來不為讓鯨安心靠近,卻是盡力謐然,保護生靈。

陳嘉銘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