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04日

狗血.臨頭 - 陳嘉銘

小時看殭屍片,以為狗血是辟邪之用;後來聽人被罵,會呻是狗血淋頭。在我自幼想像,狗血不是好東西,可上週的大難臨頭,讓我發現,狗血彌足珍貴。
那是家人的瑪蓮萊犬從三樓墮街,教我們驚惶得怕是見牠最後一面。醫生說,牠的肝與脾多處出血,急需手術,然手術風險,是供血不足,要即時找血!
這是我們首次因為愛犬意外,才知狗的血型有十三種,比人多出幾倍,更不像人般有冷藏血庫,需時取用!因為狗血必需新鮮,血小板等細胞才能正常捐輸。問題卻是,狗的血型繁多,卻沒有血庫,只有找來不同犬隻配對,尋找合適血液。
幾小時手術,像生死存亡,網上面書與義工團體,都被我們不停敲門。醫生指示,要找健康而曾作充足疫苗注射的狗隻,重量更要超出四十公斤,才能提供足夠血液;然這只是前提,因為當狗真箇能來捐血,也要驗證血型。
最後手術完成,是動物醫院內,所養的洛威拿犬提供血液。事實是,各間動物醫院,都有一至兩頭大型犬作血液捐贈的重要角色,而我們在幾小時裏,也曾聯絡各區動物醫院,請求找來犬隻捐血。可是別的醫院,也隨時需要狗血,而若狗隻在不久前捐過血的話,亦像人一樣,不可在短期內再被抽血;最後動用所處醫院的洛威拿犬血液,亦是份量有限。
愛犬保命,但要觀察三日,才能確定脫離危險;其間是要繼續聯絡其他犬隻,因為如若愛犬血指數下降,就急須輸血!
連日都有好心狗主與熱情大犬,願意隨時救命。由此我想,原來香港要談愛護動物,尚欠的,還有醫療系統內的各種空白──其中空白,正是血庫紀錄。相對台灣,好些大學已有替家養犬作血庫紀錄系統,為意外後需要血液的狗隻配對,查找附近可捐血的狗隻,然後聯絡牠的主人,即時捐血。
在香港,我們沒有類近機制,而動物醫院也因利益所及,各自為政。僅有面書義工組織「狗十字」,組織簡單網絡,讓有需要者留言,再由有心人帶狗幫忙,然而那都不是確定可用的血液。機制欠奉,苦了搶救,更莫說曾有多少愛犬因為失血延醫。
一晚我在探訪愛犬時,詢問護士,長駐醫院的捐血狗在哪;護士在旁稍開摺門,讓我看到那頭洛威拿恩人。只見牠被關在一個冷白燈光房中,飲食無憂,卻非一個家庭。原來愛犬就是由這頭無家大犬救活,教我悲從中來!護士更說,另有一頭捐血巨犬,是被遺棄後,醫院收養而當上捐血重任。牠們幸好都被醫院照顧,卻不會像如珠如寶自由自在的家養狗狗!我想,狗血配對系統重要,卻非單單為了救活病犬,也可讓那些被醫院寄養的捐血狗,能夠返回家庭,更好地為人所愛。

陳嘉銘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