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6月03日

本土胭脂 - 陳寶珣

有怎樣的香港後生,有怎樣的香港本土。香港的未來值得些甚麼,二十七年前北京的後生,早已用他們的血寫了。
這一年的六四,悲寂哀痛本應是隨時間沖淡,一班本地學生為一個他們的本土,將幾百萬人反專制的運動,急急續成了一場新生代的切割,紀念六四無端接上新章,權為怒火加柴,為舊魂添怨。
要與中共國切割,當中種種關連,原是本土發展必然,奈何學生們不挑強權挑六四,急火相煎,錯將盟友當仇人,粗淺無行得令人扼腕。學生說的其實不全錯,六四確是香港反專制反極權中國的啟蒙。啟蒙的話,二十七年了,竟啟出了現在的這一班。
二十七年前的事,我是放不下的,隔一段日子它自己總還會找上門來。二十六年前寫下來的一本六四小說,最近出土,書會上與讀者舊友分享。四分一世紀前寫這小說的設想模糊了,通篇大陸為主香港僅為副,注定不討好。我只肯定當年的國內人和香港人,都是反專政同盟大軍的盟友,以文字去支援盟友,是寫作人的應有之義,盡能力去支援你只剩孤軍的盟友,也是抗爭者的應有之義。既是戰友弟兄,多少年過去,抗爭仍是現在進行式,支援竟說成負累,以至要反臉不認?
下一代要自舉大旗,漸行漸遠建本土,本是莫之奈何的事,要的自己努力去建好了。自己的寸進不去問,只計算別人的,香港傷害本土的事何其多也,言必本土的他們都不屑去動一下。與中共國切割好啊,張德江來時他們不去追擊。只挑弱的勢孤的來追打炒作,自己要爬上去找弱者死者來墊背,這種心態和德性,竟是香港的未來。
這二十七年啟蒙出來的一代,急於逐政治上的利,大概是弒父娶母都可以說出一些所謂大道理來,且面不紅心不跳的。
本土製造出這一班新的品種,內鬥基因與香港逐利社會雜交, 凡是自己要的不顧念父母手足朋友社會歷史脈絡,凡是阻礙他們的統統一律排擠,只求鍾意啱聽,懶分是非。他們的本土理念,不是團結和啟示最多的香港人走向未來,倒是處處細眉細眼,小小年紀像個揸數佬,不出血汗出口術,自己賺盡手足蝕盡,老一輩的礙着他們了最好掃地出門。
這樣德性的人,生人和死人都趨避,他們除了引領自己走向更大的虛妄,誰都帶領不了。二十七年前,北京的學生取勇武就義,二十七年後,香港的學生走精面切割,要用人家的血去塗他們本土臉上的胭脂,像這樣的本土派,誰會稀罕?可憐它還未生成出來,我已開始悼念它了,今年的燭光,我也會念它的一份的。然後也悼念香港,這一座伶仃的圍城,最後的特洛伊,人為求出路爭相踐踏,已經迎來了最後幾隻木馬了。

陳寶珣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