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6月05日

人群裏有我 - 陳惜姿

今年六四正值周六,家裏剛有喜慶事設宴,早前答應出席時,心裏有點忐忑。曾經想過推辭,不過以「我要去維園」來推卻,似乎掃興。然後想,今年不去,明年後年也可再去,反正年年六四都會有悼念晚會。我不去,維園少了我這點燭光,就此而已。
日子愈來愈近,心裏愈來愈矛盾。我真能離開那片燭海,把它當作普通新聞片段,酒樓大電視播放新聞時瞥見,心裏默然,再若無其事地跟人酒酣耳熱。我可以嗎?
因為有這份掙扎,我不得不去想,為何自己必然要身在其中,每年一度的悼念意義何在。
若說悼念是自己的事,那我在家裏點起蠟燭默哀,也是一樣。甚至連蠟燭也省掉,不必「行禮如儀」,一切「在心中」。原來不可,我無法離開群眾,因為我與這些認識和不認識的人,擁有相同的記憶和堅持,我們都不敢忘記。在這層面上,大家心相契合。
或者有人對支聯會某條橫幅、某句口號、某一首歌有意見,但當大家舉起燭火時,一切雜質都除掉,感情昇華,非常純粹。悼念死者,安慰生者。
天安門母親守着遺照,由壯年守到暮年。丁子霖和張先玲,兒子死於六四。尤維潔接班,她的丈夫在六四凌晨給轟擊,盆骨給炸了一個大洞,兩天後不治。她獨力撫養五歲兒子成長,走上一條艱苦的路。這片燭海若能為她們帶來一絲安慰,值了。

陳惜姿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