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03日

小故事 - 陳惜姿

資料圖片

臨近千禧年,《壹週刊》要出一本千禧名人錄,裏面有十位人物,上頭指定我要訪問查良鏞。這個任務不易做,查先生可不是說訪便訪的,約訪問費了許多工夫,千辛萬苦終於約到了。

這訪問不易做。甫坐下,查先生便說要看稿。我凝住了,這是行內的大忌,稿件在出版前給受訪者審閱,有違編採自主。行外人不明白,尚可理解,但查先生是報業前輩,他辦報時我還未出生,不必由我這黃毛丫頭跟他說道理吧。

若他在事前提出,我還有空想想如何回絕。但就在我們都坐下來,訪問快要開始,我按下錄音機之前,他才提出要求,我不答應他就不說話。僵持不下,我別無選擇,唯有就範。

看稿有什麼不好,因對方看罷還會改。我感到委屈,又不能不信守承諾,最終還是把稿傳給他看。若他不是金庸,若不是名人錄不能缺他,我早就不做這訪問了。

訪問裏除了談到他在報業和文學成就,也述及風流事迹。他承認自己不太相信一夫一妻制,覺得感情來到時,要擋也擋不住。他剖白,因婚外情辜負了糟糠之妻朱玫,一生最對不起就是她。

談起綿綿情事,我問他最後一段浪漫是何時,他答了一個歲數,那是不小的年紀了,我嘩然,但最後他在看稿時,竟刪掉了歲數,改成「年紀已不小了」。這就是給受訪者看稿的可惡結果。

陳惜姿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