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16日

回《蘋果》讀者梁生 - 陳沛敏

過年前本欄刊登《寄赤柱監獄的回信》,沒想到引起國家領導人梁振英關注。作為全港最勤力的「鍵盤戰士」,梁生先在年三十發帖,指控《蘋果》「為暴徒加油打氣」,還說「盧建民的暴亂情節,如果發生在歐美,他能夠活着寫賀年卡,算是命大了」,及至初六仍念念不忘,「給赤柱監獄外面的」我再發公開信,要我回應乜回應物。

很多同事都勸我無謂浪費時間,理由是「你一定唔夠佢咁得閒」。況且,我既不是手握公權力的高官如鄭若驊,在自己專欄寫寫文章又不是如UGL案等涉巨大公眾利益事件。鄭若驊就梁生收受UGL五千萬元決定不予檢控,無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引起廣泛質疑議論,她尚且沒交代回應,放假兩星期後施施然見記者,卻仍未提出合理解釋。所以,我在專欄給讀者回信感謝支持之餘,提到十二年前豬年黃永玉送給壹傳媒的畫作,提醒我們做傳媒的應有「野豬精神」,實在看不到當中有什麼好回應。

不過我想,既然給每天訂閱《蘋果》的盧建民回信,梁振英同樣日日緊貼我們的內容,而且看得巨細無遺,一個月至少幾次張貼點評我們的報道、文章,又堅持購買紙本,對於這樣忠實的《蘋果》讀者,我覺得怎樣也應回覆一下。

共產黨慣用無限上綱,所以對梁生歪曲我文是「表揚暴亂」,也見怪不怪。我沒有表揚「暴亂」,董建華任特首時倒曾表揚楊光,授予大紫荊勳章。而梁生一定知道,楊光是六七暴動時「香港各界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主任。六七暴動為期近七個月,遍地「菠蘿」,逾五十死八百傷,包括活活燒死的林彬。奇怪梁生指控我「誤導青少年」、「美化旺角騷亂」,卻沒有批評董建華表揚六七暴動的總指揮會「美化暴動」,影響青少年,禍延至今。

梁生就盧建民庭上的作供向我提出連串問題。盧已上訴,案情細節根本不宜公開討論,但既然梁生對旺角騷亂,如30年前對六四「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一樣深惡痛絕,那就應該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分析騷亂的成因,了解年輕人為何參與,正視背後的社會矛盾,不是更有助防止事件重演嗎?

當年六七暴動是由左派發動,過後港英政府積極檢討研究,推行改革,才有後來的香港。還有,梁生與英國淵源深,一定知道希斯堡慘劇。這宗三十年前發生在錫菲希斯堡球場的人踩人慘劇,造成96死逾700傷,事後當地警方及部份傳媒歸咎部份球迷醉酒鬧事及沒買票強行入場,甚至攻擊了警員,引導輿論將事件定性為球迷騷亂。其後法官獲委任調查,報告指出沒證據顯示大量球迷醉酒鬧事或沒買票入場,當日警方人流管制失敗卻是慘劇主因,並遺憾警方作供時一味諉過球迷。2009年,因應死者家屬訴求,英政府再次委任獨立人士調查,2012年公佈結果,同意慘劇主因是警方人流管制失敗,並披露上次調查時大量證供被改成有利警方。英國首相、警方、錫菲球會、報章前編輯先後為事件公開道歉,死因庭重開,裁定96名球迷非法被殺,當日的指揮官被控誤殺,案件還在審訊中。(為免梁生又犯閱讀理解問題,特此聲明,我並沒有說旺角騷亂警方涉嫌誤殺,只是想說明很多事情經過歷史洗刷,獨立調查往往可得更多真相)。

至於梁生問我會否鼓勵子弟參加「暴亂」,我覺得梁生作為人父,沒可能不明白子女長大了,自有自己的人生,但作為長輩應以身作則,教導他們善良,誠實,不要講大話,避免與壞人黑社會來往,更不要濫用特權(例如要機場人員將行李送入禁區之類)。若能做到這樣,則天下太平了。

(隔星期六刊登)

陳沛敏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