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6月21日

中西CEO - 陶傑

外國的CEO,年薪連花紅美金上千萬,職業生涯平均只有四年半,也就是說,這位行政總裁,雖然辦公室在曼哈吞的頂樓,俯瞰半個紐約;雖然秘書把明天去新加坡或上海的商務機票連同他的手提包送進來,雖然他是紅酒和魚子醬專家,一張家庭合照擱八呎乘三呎的書桌案上,但這份尊貴的好工實在「唔易打」,他的風光平均只有四年半。
因為壓力重大:他二十四小時睡不着覺,要留神東京和倫敦的股市,提防全球惡意收購的股價波動,提防對沖基金,提防《華爾街日報》尖刻的評論。他主理的企業越成功,在本行、本國、全球,敵人越眾,越多看不見的泥潭和陷阱,但在全球一體化的IT森林裏,目標越大,越成為暗算狙擊的目標,逃得過這次,避不過下一回。薪金連花紅,年賺逾億,其實賠償不了一年到底的精神酷刑。
因為英美的CEO都是獨立的真戰將,他的上頭沒有一個家族的帝皇。一幫董事悠閒在外,每月領一點點象徵的袍金,公布業績之前,他們會像鯊羣一樣游回來,在董事局會議中把CEO召來解釋這個,質問那樣。每一個政策,幾乎都獨立判斷而決定,出了事無人可以推卸,上頭也沒有大樹可以遮蔭,年薪逾億不是白給的,短短四年半,把半生的精力和學歷通通燒光。
英美的CEO,會越來越羨慕中國社會的同行──他們也戴上了CEO這頂光環四射的帽子,但往往不必靠本事,只須有人事:他只要是某大黨委書記的親戚,受命為他守護利益。一幅土地收不回來,一個電話打給有力人士,舊房子拆光,居民趕走,河流填平。合併收購,也端看誰的後台硬,事情萬一砸了,不會登上報刊。
中國的CEO,薪酬和享受漸漸追上英美:他也一按電鈴,叫秘書把手提包機票拿進來;他也成為紅酒和魚子醬專家,開Conference時一口加州大學LA分校學來的美腔英語;在疲勞之際,他也學着荷里活電影的米高杜格拉斯,脫下西裝上衣,解開領帶,斟一杯威士忌,嘆一口氣倒在黑皮沙發辦公椅,兩腳往桌上一擱,揉着眼皮。但中國的CEO有兩處地方總會露馬腳:一,當他的幕後主人來電話,他會恭敬立正地「是是是」;二,他的辦公室牆上只有跟「領導人」的合照,桌上卻不會有他跟老婆子女的照片,因為他的二奶,是一位青島模特,她只許他的錢包裏放着她的裸照,其他一切都不准。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