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06月06日

觸怒美國人 - 陶傑

持有美國護照的華人,如果肯跟我們談話,無論在IFC的咖啡座還是蘭桂坊的酒吧,都有令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Elaine的表妹剛從華盛頓DC回來(她暱稱為DC),一條吊帶黑裙子,一對小眼睛的單眼皮抹了一層Mac淡紫色的眼影,古銅色的皮膚,抽着一根萬寶路,很興奮地談論着美國大選的選情。
「當然是奧巴馬,」她食指和中指相扣,發出「得」的一響:「There'snoquestion。我們大學的所有人都選他,他一定贏,Yeah!」一面豎起一隻V字手勢,向前重重一摔。
她那麼型,而且又剛從美國回來,擁有巨大的權威,在酒吧之中,登時形成一種壓力,一干HappyHour的CEO酒友,當然跟着表態:這個說奧巴馬靚仔,那個說奧巴馬英語了得,魅力四射,大家恨不得化身為美國選民,跟Elaine的表妹飛回美國投票。
我默不作聲。型女發現了我的離群,夾着煙蒂的那隻手向我指指:「你呢?你會選誰?」
我會選誰?這位型女直腸直肚,鬼妹作風,很討人歡喜,但對不起,一來,我有時也有點鬼仔作風──你知道,在外國,大選時探詢人家支持哪一個黨,有如探詢人家的性傾向、每月工資多少,是一種很offensive的行為。型女的英語,雖然一嘴巴的加州美腔,但我認為,她在這一點上,露了一點點唐人街DNA的老底,我不太欣賞。
二來,我不喜歡政治表態的壓力──她以為這是紅衣人迎聖火的街頭表演,你歡呼,她也激動,然後一齊力竭聲嘶×那個雪山獅子旗的美少女?
Comeon,別來這一套。我說:「我會選麥凱因,McCain,他是我的偶像。我一早在《蘋果日報》表了態,我看好OldMac,我認為他會贏,如果他不,我會覺得很詫異。」
Elaine的表妹那隻指向我的手,在半空中凝住了。她驚怒的表情,令我以為剛才發表的幾句話,如同四川大地震的天譴論。
幾個朋友也有點尷尬,他們不明白,奧巴馬那麼紅,那麼in,那麼受年輕人歡迎,這位uncle為甚麼與時代如此之脫節。「你是在說笑吧?」其中一個有點窘,因為今夜的主角女王,好像因我的立場深感冒犯,而她剛從DC回來,人家是客人,我們不顧念她的感受,好像不那麼好。
「不,」我凝視着型女那對單眼皮上的兩抹淡紫色:「我很認真,我想見到麥凱因大叔贏九條街,而我相信他會。」
「Butwhy?」型女驚問:「為甚麼你不喜歡奧巴馬?」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或者是他的look,或者是他的聲音,這是沒有理性的。」我淡淡說。
一夕無話,大家有點掃興,有一個比較體貼,即刻轉換話題,講新上畫的《奪寶奇兵》。我上廁所小便,震了一下,不知是不是虛怯,因為,噢MyGod,我觸怒了一個美國人。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