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0年02月1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早生一點點 - 陶傑

六十年代國語片女明星,一朵朵芳逝了。出生早一點,在殖民地時代的銀幕上,雖然左右分明,美麗的女人卻都是一樣的,一邊是葉楓、尤敏、樂蒂,另一邊,是夏夢和陳思思。
一個風姿的世代,吹到珠江口岸外的海角一峽,凝丹點秀,紅袖素手,當優雅尚是民國的一縷南薰,裝點了銅鑼灣的戲院廣告牌,成為一冊逝去的時代的幾頁錦繡書籤。
還有幾人記得那一片芳冽的名字,知道她們當日如何從山明水秀的江南,自霓虹幻閃的租界,一隻藤箱,一襲長衫,挽着母親的手,兩條小辮子,一對好奇的大眼睛,誤闖入這個租借來的時空紅塵,在美感傾圮了的殘山剩月之間,在從頭搭建的歌榭戲棚之隅,在過渡的倥偬裏,貢獻了千蕊幻開一縱即逝的光影芳華?
六十年代,是女明星自殺的流行季節,樂蒂之死,最是斷腸。在殯儀館裏,有一副輓聯:
「丈夫若能對你明明白白,陳以厚望,魚水得以重歡,樂蒂還是樂的;
朋友早應勸她思思想想,高瞻遠矚,回春同上妙藥,心病得須心醫。」
一副俏皮的對子,黑色幽默之外,不失哀傷,皆因其中豐富的典故。樂蒂的丈夫名叫陳厚,是歌舞片明星,聖約翰畢業,自命風流,婚後在外勾搭不斷,是促成樂蒂一死相諫的元兇。
樂蒂陳厚育有一女,名叫明明。樂蒂投邵氏之前,在左派的電影公司,有舊情人名高遠。樂蒂出外拍戲,把男友付託給密友陳思思,叫陳思思「好好看着他」,哪知道一回來,陳思思就跟高遠好上了,樂蒂失了戀。
薄命女子,偏要追求完美。死後一副輓聯,出自才子李翰祥之手:陳厚、高遠、明明、思思,四人的名字都嵌了進去。
故事裏的陳思思,文革香港暴動時,與高遠投奔台灣,事業不太得意,也離婚了。一九八四年,她回到大陸,因早年主演的《三笑》走紅,她現身中央台春晚,唱了一首歌。
下台時,一個影迷小女孩給她送花,說:「思思阿姨,你唱得真好,你什麼時候再回來啊?我們想念你。你早回來啊……」
中年的陳思思接過鮮花,眼淚如珍珠般掉下來了。
樂蒂的輓聯寫得好,惜末句「心病須得心醫」,能改一字,為「心意須得心醫」,就完美了。
陳思思三年前病逝上海。來鞠躬的,只有年逾七十的高遠。從前的娛樂八卦新聞,不必偷窺,不低級作賤,如一片煙縈芳薰的香雪海。
早生一點點,多幸福啊,連悲劇,也是甜的,如果你趕上一個冰寧芳香的年代。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