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05月20日

狂躁快刀 - 陶傑

從做生意、結婚到組建什麼政黨的聯盟,有什麼共通的地方?
就是都要對這位即將與自己發生密切關係的伙伴,仔細驗證他的品格和健康,除了看看他有沒有像嫖賭酗酒之類的陋習,還有何嚴重的健康問題,例如精神病,或者躁狂症。
因為稍一不慎,這位伙伴的問題,很快就會成為你的煩惱,尤其跟躁狂的人拍檔成立什麼政黨「聯盟」,他的問題,不但很快就嫁成你的問題,而且病灶迅速轉移擴散,成為公司的問題,然後是社會問題。
學習玩民主,須先讀法國大革命。推翻了王室,法國本來建立君主立憲。但由於歐洲君主向法國出兵,國王舉家出逃,革命越來越偏激,君主立憲泡湯了,上來一批狂躁症的政客。
最著名的就是演說家丹敦(GeorgesDanton)。丹敦本來也很激進,他投票支持處死國王,還成立革命的專政機器「公安委員會」,為新成立的共和國清除王室的餘孽。
沒有丹敦,就沒有恐怖時代,丹敦與更激進的羅伯斯比爾合伙,羅伯斯比爾和他年輕的徒弟聖茹斯(St.Just),是一伙狂躁症。丹敦見殺人太多了,主張「停下來,想一想」,恢復社會秩序,但狂躁的羅伯斯比爾為了奪權,自己成為名留千古的革命大師,說丹敦出賣革命,是一條狗,把丹敦一伙送上斷頭台。
一七九三年四月,囚車把丹敦送去巴黎協和廣場刑場。囚車經過今天名店最多的巴黎聖安納利大街羅伯斯比爾的公寓,丹敦仰頭向窗戶叫:很快你也會步上我的後塵。
斷頭台不斷起落,羅伯斯比爾殺紅了眼睛,革命黨人眼看不對,這樣清洗下去,人人都掉腦袋。三個月後,反革命發動「熱月政變」,羅伯斯比爾被捕,下顎中了一鎗,紮上繃帶,第二天推上斷頭台。劊子手一把扯開繃帶,羅伯斯比爾痛極嘷叫,刀落下來,這是巴黎人記得的最後一響狂躁呼聲。
不熟知法國大革命,無以識政治,今天,看看四周一眼就洞穿,因為所有的忠奸賢愚,二百年前都走過場。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