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06月20日

長卷史詩 - 陶傑

「英國撤出殖民地前,必埋下地雷」。不錯,「港英」埋下了四大地雷:立法局的「功能組別」議席、居屋計劃、美元兌港元七點八聯滙率,還有就是「港英餘孽」公務員隊伍。
高手之處,四大都不是「隱埋」,而是翻在地面,明擺着,而且漸漸讓你明知是地雷,但偏偏眼巴巴的看着,不敢拆。
地雷只爆一次,但英國的地雷,讓中國人緊緊擁着,爆了一次又一次。譬如居屋計劃,董建華當做寶貝,炸過了,現在,又有人蠢蠢然,想再自我引爆。
「七點八」聯滙,令香港經濟翻不了身,人人都知道,「公務員治港」?哈哈,從沒收「民主女神像」到斷樹壓死人,更是三天一小爆,五天大開花,娛樂性沒了沒完。
現在輪到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地雷長爆了─保持「功能組別」議席,怎能實現「均衡參與」?「功能組別」的議席,有少至只有一百五十五名「選民」近親繁衍「選」出來的;直選的議席,有十萬人選出的。一個十萬人選出來的議員,跟一個一百五十五人「選」出的,一起排排坐,薪金福利一樣,就像考牛津大學,一排四A的精英考生,跟一個爸爸是捐款人所以他三科E才及格也混進來的,坐在同一個課室當同學,參與先天不均衡,四A的天才,怎會不歧視那個小崽子?
「功能組別」的投票方式,也不均衡。譬如旅遊界,只旅行社的老闆有投票權,導遊沒得投票。社工界的社工,卻又都有得投票,社工跟導遊,地位有什麼不同?都是打工仔。只因為不會有人投資「社工生意」,沒有「社工有限公司」。
功能組別有漁農界,二十年來,南海的石斑都捉光,新界的農民,也都成為西班牙別墅鋼筋水泥的業主。漁農組別的那位議員,種過幾畝田,打過幾斤蝦?大陸在毛澤東時代,還有一個「漁農界」的副總理,叫陳永貴。陳大叔去北京開會,頭上戴一條白毛巾,半嘴巴金牙,香港立法會的「漁農議員」,怎會是穿西裝的?
香港漁農早沒有了,如果沒落的行業還有代表,那麼香港的五金、海味、燕窩,更該有代表。七月十四,還慶祝盂蘭節,紙品紮造,也該有一席。英國人臨走,匆匆劃界,讓你僵死的抱着,三十年過去,動都不敢動,只此一景,足令人笑倒。
四大地雷,以功能組別為首,拆固不敢,不拆也不是。殖民主義之偉大,就在這裏:他明知第三世界骨子裏崇洋的民族自卑感,又滿嘴巴當家作主的尊嚴和亢奮。他明知一個社會集體腦殘,所以明給你貢獻地雷,讓你瞎嚷嚷,嘈吵拆天,卻又不敢撥動分毫。什麼「余曾辯」、「拋錨騷」,只是牛雜魚丸的零食,殖民主義的長卷史詩,才是營養豐富的滿漢全席呢。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