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09月14日

山水孤鴻 - 陶傑

水墨畫家吳孤鴻的遺作拍賣,蘋果報道,這位老畫家兩年前不堪孤獨,抱病跳樓身亡。
吳孤鴻鮮為上一代港人所知,今日的八○後,更加免談。吳先生的水墨畫,分兩個時期:前期大潑墨,後來把宣紙先揑成一團,順着皺了的紙便在上面渲染,山勢就顯出出稜角峻傲的效果,省了許多功夫。
這一招,如果沒記錯,應該是吳孤鴻發明的,後來許多畫家都沿用,是懶人的皴染法,但視覺上討好,畫起來也有快感。吳孤鴻以此一法獨門,畫了許多桂林山水,由於筆墨皴染的方法別致,故佐以淡恬的色彩,作品如雲水煙合,如夢幻壁開,成就了現代水墨的一家之言。
缺點是少了點變化,除非晚年還有突破,但原來大隱於市,不知所終。如果張大千和楊善深像李杜,吳孤鴻只如岑參和高適。即使如此,在一個文化淪亡的反智世代,亦已成絕唱。
今日聲稱喜歡藏畫的,多視畫如股票磚頭,問價錢,不懂價值。看吳孤鴻的畫,審閱其人,生活還相當充裕,為何不以藝術家身份移民加拿大?住在旺角一幢舊樓,這等格局,會越住越抑鬱。但觀其畫風,當知其性格偏執,去了北美洲,以吳氏的畫藝,今日觀落磯山之貌,明朝賞溫哥華冰川之雲,是會開闢另一片天地的。在九龍的鬧市跳樓自殺,太浪費了。
孤獨不會是尋死的理由,畫家視孤獨如境界。許是無人訴說。
那一代的畫家,都在大會堂開過畫展。吳孤鴻也開過個人展,那時我是初中學生,在高座展覽廳,看見他穿一套灰西裝,觀眾看他的畫,他微笑着看觀眾。我向他討教了幾句,把宣紙弄皺,是他口述的小小秘密。
後來我用儲來的一點零用錢買了一冊吳孤鴻的畫集,搬過許多次,畫集一直沒有離棄。近年多方打聽他的下落不果。聞畫家之死,打開他黑白舊集,第一圖,就是一幅舊上環的雨景,潑墨的水光淺照着街樓的倒影,有一個人力車夫在趕路。我想起那天下午,在展覽館,我目迷於一壁漓江的皴秀流光,一回頭看見穿灰西裝的畫家,笑吟吟地靜觀會場,那一刻,他像孤獨的上帝,俯視着一個從來不了解塵世的濁濁蒼生。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