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7月26日

打開缺口 - 陶傑

挪威夏令營槍擊案的那天,來自丹麥的印度作家卡伊在香港,下午茶的時候,說起了北歐的生活。
卡伊出生在釋迦牟尼的故鄉,卻出身回教家庭,初選讀醫科,後來不喜歡,改行寫作。除了英文,還會丹麥話,現在哥本哈根大學教文學。
「北歐多幾個像你這樣的亞洲精裔,就不會有極右的納粹份子反新移民而發瘋了。」
「我時時呼籲那裏的印巴裔人,融入北歐的主流,不要賤視婦女,女性走在街上,勿戴黑面紗,回到印度,印度人說我崇洋賣國。我叫丹麥人寬容一點,那裏的右翼又視我為異類。」卡伊說。
挪威和丹麥,才幾百萬人口,不可以接受成千上萬的亞非移民。歐洲的移民政策,一定要改變了──嚴格考核來自非歐美移民的教育程度:要接受民主、人權,不准濫用自由來宣傳獨裁和排外。英文或本地語言不合格的,一個也不要,而且,不可以「團聚」為由,把一大堆老朽的父母和姨叔舅子一個繫一個的挾帶入境。
「就像書展的會場,」我指指咖啡室外面:「你看:人流萬千,不嚴格操控,用鐵馬欄杆牢牢的分隔開,人群就會像搶包山一樣喧哄,最終互相踐踏。功夫明星積琪.陳說過:中國人是要管的,書展的主辦者,悟出此一道理,所以派出額外的保安,叫你向西走,不准東轉,沒有辦法,這是中國人社會必要的手段。你們在北歐移民,如果不堵截,就出大禍了。」
「印度沒有這類行政、自由散漫,像恆河邊洗衣服的萬千蟻民,北歐則不必管,人口少,對空間有要求,尊重私隱和公德。香港是一個刺激的地方。」
「英國人留下了法治。」我說。埋單,帶卡伊離開。眼前的一道鐵欄杆,我不「守法」,硬生生的搬開,打開一個缺口,走了出去。
保安瞪眼。我說:「這位印度人,是大作家,我需要一點點特權。」保安不敢造次。我帶着卡伊走出去:「看,僵硬的法治,沒有用,還是結合點中國式的人情後門最好。」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