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4日

聖經難題 - 陶傑

基督教傳來中國,有很多文化隔閡,首先是翻譯,譬如英文聖經裡的God。
God是什麼?如果譯成「神」,就引起中國文化裡信仰的誤會。聖經裡的God,是一個「創造者」(Creator),但中國的「神」,像黃大仙、呂洞賓、關公、媽祖、哪吒三太子、觀音,沒有一個是創造者,許多是歷史人物,死後接受膜拜,還有一些是道家的神話人物。
聖經裡的God很早就受到質疑,因為「祂」是創造者,所以「祂」是一切的起點。聖經的God因有「始」的觀念。
那麼God又是怎樣來的?神學很早就扣上了哲學。神學要你信仰,是感性的;哲學卻啟發懷疑,是理性的,西方文化很早就在權威之外,容許對權威的挑戰,言論自由和寬容,就是這樣來的。
中文的聖經,譯做「上帝」,好一點,但把God譯為「神」,為中國人的意識而設計,把中國百姓求神問卜的意欲連接起來。但是西方的神不是中國的神。中國人祈求在生時各種好處的保佑:早生貴子、高中狀元、贏六合彩,加上關公,還有黑白道決鬥時對交戰者的仲裁,有點像希臘神話裡的宙斯。
學運女領袖說:「如果你寬恕鄧小平,神會從祂的寶座上站起來,替我們申寃。」這是把西方的God,一廂情願變成中國的青天大老爺。西方的上帝不會替誰「申寃」,也不會盲目寬恕罪人,不跟從上帝而懺悔的罪人,上帝永不寬恕,所以才有地獄。
聖經的一大問題是翻譯。德國的尼采早就指出過:因為人以自己的語言思維領會聖經,一句話有文法、有主語、動詞、賓語,「上帝」必是一個主語:Godmadetheworld與「我造了一個蛋糕」的句子結構相同,有此局限才會啟人質疑:上帝既創造了世界,上帝是哪來的?正如我造了蛋糕,我是從母親的肚子裡生出來的。尼采瞪着蛋糕,用德文的文法思考了半天,一拍桌子:他媽的,根本沒上帝,我才是超人,研究神學,要把這一切也算進去,就會明白「上帝」不是盤古,也不是包公。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