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8日

幸好沒賠了命 - 陶傑

前金管局長任志剛在中文大學發表學術論文,建議港幣跟美元脫鈎,惹來一片爭議。
最常見的反對理由,是你任總在任上,一直是反對聯滙脫鈎的,那時為什麼你不說?現在這樣講,分明有政治目的,想搞垮即將上任的梁振英。
中國式的誅心論,是總往最壞的動機去推測。魯迅的語錄:「我向來不憚於用最險惡的用心揣度中國人」,看得透澈,因為這個民族用險惡的用心彼此殺伐。任志剛從前不說,現在說了,理由可以是:一、他退休這許多年,年事增進,多讀了書,現在智慧有所增長;二、他意識到以前看錯了,想改正錯誤,挽救香港;三、他最近聽到上帝在耳邊說話,告訴他:港元快脫鈎,快,把神的意旨傳播出去。
以上這三個理由,都有可能,但中國式的論事,都會把任何良好的可能動機自動拭除,只一口咬定任志剛在搞破壞。這個民族之所以好鬥爭,充滿仇恨和苦難,也不寃枉。
其次是「你為什麼以前不說,現在才講」的邏輯。
以前的說法跟現在不同,不一定證實現在的觀點必是錯的,此一時,彼一時,從前的形勢不同。希臘哲學家希拉克利特斯說:「沒有人把腳伸進同一條河,河不再是一樣的河,人也不是同一個人」,意思就是:河水在流,人在這秒鐘,比上一秒鐘,細胞分裂的生理狀態也不一樣,今天的你,已不是昨天同一個人。
如果以「他為什麼以前不說,現在才講」來否定任志剛的「脫鈎論」,那麼梁振英以前說過「N屆都不會選特首」,言而無信,七月一日,梁先生卻宣誓就職,不必執政,在道德上,他破了產。如果梁振英說「今日的形勢不同」,任志剛對聯滙的觀點,今昔不一,也可以成立。
但中國人的政治可怕的地方在這裏:婦孺大眾,在失憶的同時,膜拜當權成功的人。任志剛今日無權力,由於有美國前聯儲局長格林斯潘和中國前總理朱鎔基加持,但任志剛有影響力。
在中國人社會,無權位而有影響力的人,最容易受有權位而影響不足的人的整治,殺頭的時候,萬千弱智的農民瞪眼圍觀。這個缺乏邏輯的國家,二千年就是這樣打打殺殺的走過來。所以一位香港銀行家說:他從政幾十年,發現是浪費時間(wasteoftime),而且但願「從來沒從過政」(IwishIneverentered)。白賠了時間,還算大吉,這些人,應該全家都賠上命呀。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