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9月10日

只怪我命苦 - 陶傑

炎夏將盡,在波羅的海,幾位波蘭當地朋友,帶我在格但斯克的古鎮聽街頭的蕭邦鋼琴演奏。
格但斯克是團結工會的故鄉,二十年前反共起義的造船廠還在。蕭邦是波蘭的靈魂,這一夜,一個年老的鋼琴師演奏「幻想即興曲」,巿民擠在鵝卵石砌成的街道邊的石級上,人人聽得如醉如痴。
夜風拂面,街燈如海,「幻想即興曲」是很難彈的作品,但對於波蘭人,就像台商在上海的卡拉OK抓起一個咪高峯唱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一樣淺易上手。我一面閒聽着,跟波蘭朋友的一隻大黑狗玩。
奏到第二樂章,大黑狗舔着我一邊臉,我屁股後的iPhone忽然一震機,拿出手機,見香港好事者傳來短訊一條:「林鄭×娥講述國民教育,感觸流淚。」
我看了,大怒。好容易人在歐洲,夜涼如水,聽着蕭邦,跟一條狗在培養着感情,哪知道地球一體化(Globalization)壞事,收到香港「林鄭流淚」這類「大新聞」,一分心,大為敗興。
當夜回到住宿處,越想越心頭火起,向對方回了以下的口訊:
「流淚,流什麼屁淚?可見港英餘孽林鄭×娥不是推行國民教育的材料。愛國要立場堅定,要理直氣壯,要不怕犧牲。請問林鄭:江青同志在遭到鄧小平修正主義者攻擊時,流淚了嗎?革命家鄧穎超大姐在白區革命被追捕時,流淚了嗎?紅岩的江姐,在渣滓洞受到美蔣反動派嚴刑拷打時,又流淚了嗎?─至於江姐是誰,你林鄭又知道嗎?老實說,我不認為你知道,因為你是喝英國白人的奶水長大的,如果不知道的話,政務司司長,你憑何資格就什麼國民教育向全香港人指指點點呀?
毛主席說:在野獸面前,不可以展示絲毫的怯懦。
而你林鄭在外國勢力掀起的反華浪潮前流淚了,就是怯懦了,聯繫到兩個月前你提起叛逃到英帝國主義劍橋去享福的老公兒子那副笑得多歡的表情,你對得起每月付你四十多萬元工資的我們的國家嗎?對得起信任你的梁振英嗎?對得起支持國民教育的民建聯嗎?對得起偉大領袖毛主席嗎?」
一口氣打了一大段文字短訊,WhatsApp免費Send出去。好在免費。是的,我給特區政府的林鄭上一節她不懂的國民教育課。我承認語氣有點重,因為我適逢在歐洲,那一夜在聽蕭邦,剛收到這種短訊,出現這個名字,This lady,so called林鄭,像英語說的: She ruined my evening。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