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7月06日

詞彙地理 - 陶傑

英文對於這一代香港人很難學,除了課堂背誦文法,死記生字,效用不大,因為中英兩種文字的詞彙,各有文化的隔閡。
不要說英文;中文本身,已經有廣東人和北方中國人的地理隔閡。
譬如香港的地名:深水埗、紅磡、鰂魚涌。北方中國人的「普通話」,早已經沒有了「埗」、「磡」、「涌」這三個字彙及其定義。
「埗」是碼頭,「涌」是大海和大陸半相連的小河道,「到埗」,就是抵達一個港口。這些字都與廣東珠江口岸的地理有關:珠江的河道分支縱橫,粵人乘船旅行比北方的農民多,地理形勢豐富,今日的北京人,來到香港,許多先不喜歡香港的地名。
英語世界多航海,英文裏也有許多水域的名詞:Bay是大海灣,Cove是一個淺灣。Brook是一道小山溪,而Creek闊一些,但又不太深。英國人在殖民時代,到處探險,地理見識增廣了,詞彙在這方面繁富,對於住在貴州一個山裏的人,記這些詞彙就吃力。
中文的水域詞彙,多衍生自內陸的江河,而不是海洋。譬如「白髮漁樵江渚上」,這個「渚」,就是河道上的淺丘,河水退時,尤為明顯。「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這個「浦」字,也是江橫水淺處的灘岸。
「嶼」是小島,「島」比「嶼」大,「洲」又大於「島」,像「大洋洲」,但是最大之後,反而又可以是最小:「關關睢鳩,在河之洲」,香港也有「勒馬洲」、「喜靈洲」。中文的詞彙,州、郡、縣,都等級大小分明,以這個「洲」字最無準則。
今日香港,中英文都水準低落,是因為教學方式僵硬,教得無趣,教得缺乏想像力,學生讀得厭惡,文化淪亡,也是自找的共業,不過我想強調,見識和質素低下,不配擁有文化,即使以前有過,今日選擇集體反智,淪亡也好。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